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人间修罗 > 人间修罗
错误举报

第七十三章 还有一个朋友

www.dushuzu.com 读
    从楚江殿之中杀出一条活路,便是张凤府都没想到竟真的做到了,说到底若不是纸鸢的倒戈相向,今日自己与叶白荷纵有三头六臂也不见得能从楚江殿活着出来,说到底还是得感谢纸鸢,哪怕张凤府并不十分喜欢纸鸢这种丰腴的身材。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说谢谢的话未免显得太过苍白无力,可即便如此,今日我还是要对纸鸢你说声谢谢。”

    一路从楚江殿逃遁出来,好在有极为熟悉修罗道边边角角的江门三鬼三兄弟,避开恶鬼盘踞之处,很容易便找到了一处暂时能躲避楚江王搜索的荒废洞府。

    须知修罗道之中大大小小洞府数以千计,又有许多洞府之间互通,若非地毯式搜索,绝对难以发现六人。

    纸鸢并不惊讶,一具丰腴躯体上一张虽有肉却别有风味的俏脸似笑非笑。

    “难不成你以为说句谢谢老娘就会忘了之前你骂老娘蠢货的事情?”

    张凤府愕然,随即讪笑道:“只是情急之下而已,毕竟柳叶的剑可正悬在你头顶,稍有差池便会丢了性命。”

    纸鸢冷笑道:“老娘生平最讨厌有人骂我,今日楚江王如此,连你这王八蛋也是如此,这事儿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叶白荷上前一步横在此时虚弱的张凤府身前,不说话,但手里的刀已证明了一切。

    “哟,怎么着?还打算跟老娘动手不成?莫非你真以为老娘怕了你这家伙?”

    叶白荷轻声道:“不敢,姐姐武功高强,但单是看对战柳叶便能看出来,一个踏入七品的高手我自是不敢轻易言胜,可姐姐倘若真想动手,想拿下我也并非那么容易的事情,到时候大打出手惹出来的动静指不定便会被楚江王的眼线听到,彼时我们这里的六个人一个都逃不掉。”

    “放心吧,她若真想动手也不会等到现在。”

    张凤府笑着推开横在身前的叶白荷,看向纸鸢道:“楚江王对于此事当不会善罢甘休,你一个人独自作战太过凶险,不妨干脆跟我们结成联盟如何?”

    “这是在拉拢老娘?”

    纸鸢冷哼一声表示不屑,道:“他楚江王给我开了那么丰厚的条件我都能说翻脸就翻脸,你这家伙能给我什么?还不如你这朋友,别人还知道一口一个姐姐,管他心里怎么想,老娘最起码听着舒坦不是?难不成就凭你三言两语我就得听了你的话?我看你跟楚江王都不见得是什么好东西。”

    “这话我看未必。”

    虚弱的大鬼靠在洞府墙壁之上气若游丝。

    “最起码秦广王这家伙却是比楚江王好了太多,我兄弟五人虽有两人都死在秦广王刀下,可真要算账的话也只能将这笔账算在楚江王身上,楚江王对我兄弟三人如此心狠手辣,反而是秦广王不计前嫌来救我兄弟三人,单是从这一点便能看出来太多,倘若两人注定要选择一人投靠,这个人选应该是谁想必也不用我多说,纸鸢你心中当有决定。”

    纸鸢惊讶,她并不知这其中还有这段故事,忙问道:“你兄弟五人实力不弱,加在一起更是非同寻常,就连我对上你兄弟五人都只有逃命的份儿,秦广王这家伙能干掉你们两个兄弟?”

    闻言,大鬼一阵面色不自然,心中合计这等丢脸的事情倘若说出来只会更丢脸,可念起张凤府朝纸鸢主动示好,想必心中也有将纸鸢团结过来的想法,既然要报仇,又岂能不多找一些得力助手?故此大鬼还是硬着头皮将当日事情添油加醋说了一番,随后又道:“总之你既然与楚江王决裂,自此便会成为孤身一人,与其孤军奋战倒不如及早给自己找个后路。”

    纸鸢听罢,意味深长看了张凤府一眼,随后却突然大笑。

    “只是阴谋诡计得逞而已,并不稀奇,今日对楚江王更是全程被楚江王压着打,本事嘛也就一般般,即便要站队老娘也应该是站个强队,怎会选择这般弱鸡的队伍?更别说楚江王身后还有不少高手,想要让老娘上你们的賊船,那也得等你们证明给我看了你们的确有那个本事才行,毕竟老娘又不是三岁女娃娃,任由你们忽悠。”

    张凤府虽有些失望,不过将自己设身处地放在纸鸢位置,毫无疑问自己也会与纸鸢做一样的选择,只是张凤府到底不愿错过这么一次跟地榜高手接触的机会,笑问道:“需要我们怎么证明自己的本事?”

    纸鸢不以为然道:“杀了楚江王就是。”

    张凤府道:“不用你说我也会要了楚江王的命。”

    纸鸢道:“你似乎把楚江王想的太简单了些,他楚江王可是修罗道的老牌天王,即便实力在十殿阎罗中算是一般,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楚江王早就在九重天打下了不少关系,你一个才刚刚扛过秦广王这个位置的家伙真以为能扳倒楚江王?”

    张凤府道:“再怎么根深蒂固也只是一个楚江王而已,我相信楚江王只是一个代号,只要我们愿意,我们当中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做楚江王。”

    纸鸢憋不住笑意,真笑起来时候胸前某处上下晃动,看的本就气血不足的江门三只鬼热血沸腾,几乎差点就要揭竿而起,只是掂量了一番自己本事之后不得不放下这个念头,眼前这妇人一看便知是男人最为期待却又最为招架不住的类型,可莫要身上伤还未痊愈时候便被这妇人夹断了腰才好,到时候老二老五的仇又该谁来报?

    “你这家伙说的话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甚至还可以说是有些天真,我真好奇你这家伙如今究竟是多大的年龄,怎的还能说出来这般好笑的话。要不要将脸上面具摘下来给老娘看看?”

    张凤府摇头道:“不能,长得太丑了,怕吓到你。”

    纸鸢不屑的撇撇嘴。

    “老娘估计也是,好了,你虽天真,老娘却喜欢你这份天真,只可惜老娘现在实在是没那些心思想些男女之事,要不然今晚就得生吞活剥了你,就这样吧,咱们就此别过。”

    张凤府亦不问纸鸢要去哪里,心道修罗道楚江殿的范围就这么大,楚江殿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恐怕楚江王早就下令封锁了所有出路,早晚还有再见面的时候,只是如此,张凤府仍旧对着那离去的丰腴中年妇人道:“我们的约定可还做数?”

    已经远去的妇人轻笑道:“等你这家伙真能提着楚江王的人头来见我再说。”

    张凤府笑道:“一言为定。”

    等到再也看不见纸鸢影子时候张凤府才瘫软下来背靠着墙壁轻声道:“可真是一个奇怪的女人。”

    倚靠在洞府出口替张凤府望风的叶白荷不禁道:“你似乎对这女人很有兴趣。”

    张凤府顿时闭嘴,悻悻的看了依旧未从纸鸢背影上回过神来的江门三鬼一眼,嘿嘿一笑:“先替我把关,方才可真是大意,差点便栽到了楚江王手中。”

    这句话终是将叶白荷注意力从纸鸢这个话题上跳过,疑惑道:“方才我见你最后一刀颇为古怪,那是什么了不得的武功?”

    三鬼亦同时好奇。

    张凤府眼见瞒不过,只能含糊其辞道:“随便捡了一个别人的便宜而已,不过这武功虽好,却极为消耗内力,比寻常武功却是高了太多,寻常一分能力能出十招,这武功最多三招,出其不意还行,若只此一门武功,恐怕不等敌人的刀,自己也要先力竭而死。”

    叶白荷双眼闪烁若有所思,原本好奇的江门三鬼听了也是直摇头。

    大鬼道:“如此说来这武功可就显得有些鸡肋了,不听也罢。”

    正合张凤府的意。

    闭目调息时候张凤府却是在暗自思忖,火云刀的霸道凌厉自是不用多说,只是这门武功先前与胖瘦罗汉二人比斗时候尚可,并无内力紧迫之兆,那时候是以双掌为刀,今日不过才将内力灌注于刀身,便如同有枯竭之感,险些误了大事,可虽如此,威力却是比之双掌为刀时候更加刚猛,一刀便将实力高过自己一个境界的楚江王逼退,着实了得。

    倘若此刀能以源源不断内力作支撑又该多好?

    逐渐入定,这么一入定便是三个时辰,三个时辰三鬼亦恢复不少力气,身上伤口已被叶白荷不知从哪里弄来的疗伤药暂时止住,只是尚且还不能有自保之力,能不能活着出修罗道都还两说。

    “先前我出去了一趟,如你所想的那般,楚江王已将所有出口封锁,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进不来,现在我们的情况并不是太乐观。早晚都有被找到的时候。”

    见张凤府醒来,叶白荷先是将所见尽数告之,随后又才道:“我已问过三鬼,他们并不知那驼背老人是什么来路,更是听都没听过,我在猜测,如此一来岂不代表那驼背老人并非是修罗道的人?”

    张凤府心头疑惑,如此一来似乎最后的线索都断了。

    “不排除这个可能,可一个不是修罗道的人钻进了修罗道要我替他杀人,还送了我一桩人情,这岂非太过可疑了一点?我并不认识这么一个人,更琢磨不透他为什么要杀蛮牛,又将蛮牛的死算在了我二人头上,难不成让我们暴露在地榜之上对他有什么好处?又或者其实他根本就知道我们来路,我现在真的很怀疑那驼背老人是否就是我们一直要找的老鼠,因为蛮牛要找他,所以他才先出手杀了蛮牛,又不想自己暴露出来,所以嫁祸给我们,虽然这嫁祸并算不得什么嫁祸。”

    恢复不少力气的大鬼道:“那哪里是什么灰鼠?灰鼠又什么时候成了一个驼背老人?灰鼠分明就是一个跟你小子差不多大的年轻人。”

    张凤府大喜。

    “这么说来你见过灰鼠?”

    大鬼道:“不知道算不算见过,只是曾见到灰鼠的影子,不过看影子以及说话就知道是个年轻人,根本就不是驼背,那驼背老人应当另有来历,估摸着不是九重天下来的高手就是其他十殿的厉害人物,我兄弟五人虽在修罗道生活许久,可毕竟几乎都是活动在楚江王的地盘,对于其他地盘的人很少有了解,若想弄清楚驼背老人来历,恐怕只能从其他地方去打听。”

    张凤府笑道:“那不用,我们的当务之急就是灰鼠,只要解决了这个家伙,那后面的事情可就好办多了。你们能不能想办法找到灰鼠?”

    大鬼道:“灰鼠并非真的老鼠,只是一个绰号,恐怕除了楚江王没人知道灰鼠究竟长什么样,不过倒是知道关于这家伙的一些事情,都说灰鼠狡猾,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出现,可在我看来别人说的未必就是真的。至少我是从未听过灰鼠对谁下过手杀过谁,而且一个狡猾的人影子不该是那般笔挺的。”

    张凤府道:“可那个叫蛮牛的家伙似乎知道灰鼠在哪里,只可惜还没能找到灰鼠便送了性命。”

    大鬼道:“修罗道楚江殿的地方就这么大,人就这么多,总有那么几个地方是有过灰鼠踪迹的。只需要顺藤摸瓜就是,更何况蛮牛如此大张旗鼓摆明了与灰鼠作对,事实上又何尝不是引蛇出洞?我现在多半确定蛮牛这没脑子的家伙是被灰鼠干掉的。”

    张凤府无奈道:“说了半天意思是你们也不知道灰鼠究竟在哪里,这个家伙藏的可真够深,难道我们也要效仿蛮牛那般大张旗鼓引蛇出洞?”

    叶白荷思索片刻后轻声道:“只怕引蛇出洞也未必能让蛇出洞,反而将我们彻底暴露,这修罗道进来容易,想出去却是很难,这一趟,我们似乎来错了。”

    张凤府道:“现在说这些话未免太早,至少我们还有一个朋友不是吗?”

    脑海中再度浮现出那咬文嚼字死板的年轻剑客,叶白荷淡淡道:“是你的朋友,不是我的朋友。”

    小提示:电脑访问进dushuzu.com 手机登陆m.dushu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