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幻想世界大穿越 > 幻想世界大穿越
错误举报

第一百二十四章唯下愚者,坚定不移,平天大圣

www.dushuzu.com 读
    玄都,广成,多宝,无当……可谓是三清门下,玄门二代之首的四位大师兄!

    这四位玄门大师兄,皆为大神通者,修为道行不逊于老牌的大神通者,诸如共工,玄冥,鲲鹏等人分毫,因为有玄门撑腰,不知多少失我的玄门大罗得他们代师教诲,在失我之时将一身躯壳托付,因此手中灵宝还要胜之。

    虽然未成大罗,不知晓这四位代替三清主持玄门门户的大师兄的可怕,玄门大半底蕴操持其手……但多宝之名,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四海八荒多少截教仙,天上人间多少封神客,皆要拜这位截教大师兄。

    代替通天教主主持过诛仙阵,敢跟大师伯动手的多宝天尊!

    牛魔王一颗心沉了下去“难怪先前那梵无劫说,他的身份就是这一局之中最大的秘密之一,截教大师兄,当然有资格这样说。难怪骊山圣母要救他!难怪他被人设计,从未来而来!难怪他与地府遭劫这样的震惊三界的大事有关!”

    “这位大师兄的身份,就算卷入何等的大劫,都不意外!”

    蛟魔王更是闪过一丝明悟“承天盛会之上……诛仙剑气。是了!普天之下还有比这位更有可能懂得诛仙四剑的人了吗?通天教主自持身份绝不会对张角这种人出手……难怪,定海神珠出世,诛仙剑气惊动四方。我等以为是玄门截教插手,如今揭露多宝转世之身,可不是如此?”

    “张梁这等蠢虫,居然能死于多宝天尊手中,不知是他几辈子修来的缘分!”蛟魔王脸色一变,面带讥讽道。

    牛魔王也平复了心情,他们是妖族的七大圣,不是玄门中人,不需要对大师兄顶礼膜拜。

    纵然今日要死,也要先见过玄门大师兄的手段在说!

    牛魔王捏紧了手中的赶山鞭,作为七大圣之手,他迎着多宝屹立其正面,蛟魔王游走多宝侧方,犹如一条阴冷窥视的毒龙,其他狮驼王,鹏魔王也各寻方位,严阵以待。

    在妖族六大圣隐隐散开,将多宝包围在中间,他们手中异动的先天灵宝不断显露出惊人的神威,仿佛悉数从沉睡中苏醒一样,六位大圣这才知道自己之前运用的灵宝威能,对于先天灵宝的真实威力来说,就像玩具一样,如今这些灵宝自发吐露的威能,一丝一缕,都有毁天灭地之威。

    覆海叉吞吐灵光,节奏犹如一呼一吸,这吞吐之间,巨大的潮水自东方涌来,潮汐不知起于何处,潮水的峰头比他们脚下的荒山还要高,瞬间淹没了一片山岭,涛涛的潮水犹如汪洋大海,一涌一落,如潮汐起伏。

    蛟魔王举起覆海叉,随手一挥,真如大海倾覆一般,掀起一道水幕,无边无际,耸立东方犹如一道上不见顶的幕墙。

    巨大的洪峰掀起,在蛟魔王背后的水幕之中,形成一个巨大的海眼漩涡。

    海眼之中,无数破灭的气息犹如梵无劫昔日在归墟之中见得的那血海劫眼……只是声势威力比昔日埋葬婆稚王的血海劫眼,更加恐怖,犹如诸天时代,末日水劫破灭的景象。

    牛魔王手中的赶山鞭,乃是一条黑色不起眼的混铁硬鞭,在牛魔王手中犹如一根沉重铁杆,但此鞭一击,能将泰山玉皇顶打碎,能断地脉山根,打在人身上又岂是聊得,此宝在牛魔王手中只得一个沉重,力大势沉。

    并无其他花巧……

    但这般灵宝,却又是最适合老牛的灵宝,犹如十万大山紧握手中,不移之力,每一鞭都是滔天大力,不移不散,一鞭接一鞭,能将最纯粹的力量堆砌到将真空都压得粉碎的程度,超越这个天帝,这方宇宙承载的极限。

    鹏魔王双翼鼓荡,无数雷霆飓风肆虐,天上云层乌压压的,无数狂雷闪烁其间,犹如无数蛟龙狂舞,大风鼓荡,在蛟魔王招来的潮汐大海之上,卷起无数水龙,水天之间,无数龙卷风裹挟狂雷肆虐,声势浩大,宛如天劫!

    正是风雷符印之威……

    狮驼王手中铁山化为黑沉沉的神峰,耸立西方,犹如一道铁幕,与东方的水幕一起,将多宝夹在中间,天空之余一线,还有无数风雷肆虐,多宝被包围在其中,犹如一只不起眼的蝼蚁。

    猕猴王鼓荡妖幡,滚滚妖云将六位大圣遮蔽起来,妖云蔽月,化为天空中滚滚的乌云。

    禺狨王手中的迷天晶石几近透明,诡秘非常,禺狨王手持晶石以驱神法力身影虚化,宛如虚幻,沉入了梦境世界,在无何有乡,太虚幻境的那个层面,靠近多宝,试图让他的意识重新沉入深处,换回梵无劫。

    在西方的铁幕,东方的水幕夹击的一线天地之中,多宝的身影渺小而寂寥,同样还是那副梵无劫的旧躯,但在多宝意识的主宰下,却给六大圣一种无比强烈的震慑感。

    他在这一线天地之中渺小无比,却以这种渺小之躯,成为了天地无可置疑的中心。

    多宝抬头起来,以单薄的人之躯,仰望着高如小山一般,浑厚城中的牛魔王,犹如蛟龙长达数百丈,鳞角峥嵘的蛟魔王,低空盘旋,以大鹏之身水击三千里的鹏魔王,陀山驮岭,鬓毛飞舞低沉怒吼,犹如滚滚闷雷的狮驼王。

    还有身影虚化的禺狨王,躲在黑云之中的猕猴王。

    多宝环视一周,露出微笑。

    仿佛懒洋洋的冬日暖阳之下,那种极为放松的和煦笑容……

    无论是全力以赴的妖族六大圣,还是那些渐渐在他的力量影响下渐渐复苏的先天灵宝,他都……目空一切,魔祖拿走的一丝灵光,怎么可能没有沾染魔性,玄门四领袖,截教大师兄,他经历了多少,有多少遗憾,多少过去,多么强大,心里就有多少黑暗,多少潜伏的魔性。

    现在经历冥河之手激发出来,多宝……不愧为冥河原本中意的天魔道主候选人。

    “你们……”

    多宝的笑容渐渐变得血腥,他的神情也带上了一丝失望,仿佛不屑又傲慢的嗤笑道“就这点本事吗?”

    “这点本事,还远远不够从我的手上……保住你们的性命啊!”

    多宝狞笑出声来,突然身躯暴涨,天地之中浮现无数灵光,其中有十三道先天不灭灵光从虚空中钻出,落入多宝的体内,融入梵无劫的肉躯之中,他的拳脚四肢,头颅身躯,身体的每一寸肌肉,毛发,皮肤,都融入了先天不灭灵光。

    “你们知道我为什么叫多宝,却从未有人见我使用过灵宝吗?”

    “因为他们不是灵宝,而是我的师弟师妹,师长挚友,他们不是灵宝,而是我的挚友啊!我失去的挚友啊!所以我立誓,我的身躯就是他们的身躯,我的肉体就是他们的肉体,他们若是死,我多宝就是他们的葬地!”

    “他们若是活……我多宝就是他们身躯!”

    多宝用手插入虚空之中,周天星斗大阵的残缺阵势,阵法空间被他撕裂开来,虚空出现一条巨大的裂隙,融入了两道先天不灭灵光的双手,插入阵法之中,将九面星幡扯动的猎猎作响,仿佛撕裂了一样,发出刺啦的刺耳裂帛声!

    多宝一只手插出阵法,遮天蔽日的巨手探入滔天水幕之中,拽住了蛟魔王。

    就像抓着一只泥鳅一样,蛟魔王被那只大手抓紧,拼了命一般的扭动身躯,他又前爪抓着三股叉,奋力朝前一指,那滔天水幕扑倒下来,四海之水倾倒,砸在多宝身上,但在浮动先天不灭灵光强横至极的身躯前,就像大浪打来,给他洗个澡一样。

    充盈着先天不灭灵光的躯体在四海的冲击下蔚然不动,抓着蛟魔王,俯视看下来,如同在看自己抓到的一只小泥鳅,多宝微微用力一捏,蛟魔王就疯狂扭动起来。他坚韧的毒龙之躯剧痛,如同要寸寸断裂了一样。

    他发了疯一般的,把覆海叉朝着多宝的眼睛刺去。

    多宝用另外一只手抓住了覆还叉,牛魔王怒吼着一鞭打在了多宝的右肩上,多宝只是小小,如同给他弹灰一样,身上的先天不灭灵光连颤动都为颤抖一下。

    覆海叉在多宝手中呻吟,它的灵光在颤抖,摇摇欲坠,犹如风中烛火。

    多宝手上的灵光蔓延,硬生生的在覆海叉的灵光抵抗下,将一丝丝先天不灭灵光灌输进去……猕猴王手中的妖幡突然一个颤动,挣脱了猕猴王的爪子,化为一道灵光遁逃而去,多宝连看都不看它一样,只是手中继续用力,覆海叉的灵光如受重创。

    先天灵宝那几乎不可摧毁的躯体上,生生印下了一个掌印。

    那是多宝的掌印,掌印之中先天不免灵光盈然,这时候覆海叉大放光明,四海之水突然涌起,在多宝背后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回环,犹如归墟再现!

    多宝右手抓起覆海叉,掐着蛟魔王的脖子,任由巨大的蛟龙之躯盘在他的左手上,就像山芋一样缠着他的手,他将蛟魔王的头颅按在荒山的山头上,右手的覆海叉,直接贯穿了蛟魔王巨大的蛟首,将其钉在山石之中。

    这时候,牛魔王已经一鞭一鞭,在多宝的右肩上打了数十鞭之多!

    这时候不移之力终于积累到了可怕的程度,如同整个昆仑山脉都压在了多宝的肩膀上一样。

    肩扛昆仑之力,多宝才终于露出一丝感觉到力度的表情,他毫不费力的担着牛魔王赶山混铁鞭之力,随手一劈,先天不灭灵光铸就的躯体,一举一动都堪比牛魔王不移之力积累数千击,那随手一劈,犹如不周倾倒,砸入洪荒大地的倾天震动。

    牛魔王感觉整片空间都在颤抖,呻吟,它就像挡在山倾之前的蝼蚁一样,强横无匹的力量轻易砸开了他手中的混铁赶山鞭,能驱赶群山的先天灵宝,竟然动摇不了那只手分毫,他手中传来完全不可抵挡的巨大力量,赶山鞭震动,让他双手剧痛,拿捏不住,直接被击飞出去。

    赶山鞭灵光大盛,突然自己飞了回来,夹带着劈开洪荒无尽群山的骇然之势,带着牛魔王坚定不移的意志,迎上了多宝这一劈。

    牛魔王怒吼一声,双手已经鲜血淋漓,这是被多宝一劈之力震的。

    但挡住了!

    他挡住了这一击……

    这证明刚刚赶山鞭和牛魔王合力,已经堪比多宝这一劈之力。这时候多宝有些意外和诧异,他赞许的看了老牛一眼,这一次他收拳,不似刚刚这般随意,一拳夹带着无匹的威势,锤了出去。这一次牛魔王的不移之力,夹带着上次抵挡多宝的全力,与这一次他更加奋力,燃烧了一切的力量,迎了上去。

    不移之力,乃是太一神帝都为之赞许,认为是老牛一生意志所在的力量。

    每一次的力量,都不会消散,而是更加坚定不移的继续施加上去,这意味着老牛每一拳的力量,都是之前拳力的总和,每一拳的力量都会贯彻到底,之前老牛和赶山鞭合力,接下来多宝一击,拥有多宝那一次出手的力量,那么现在就是上一次的力量,加上这一次,老牛和赶山鞭磨合更好之后,在刚刚淋漓尽致的战意加持下,更为酣畅淋漓的一击。

    而下一拳,就是前两拳力量的总和,加上下一次出手的力量。

    这样加持不移下去,就算力量远远胜于老牛的存在,只要没有第一击,或在前几击就倾力将老牛击杀,在源源不断,坚定不移的拳意加持下,终有一击,他的力量会逊于老牛,继而被一拳比一拳势大力沉的不移之拳磨灭。

    但这一次,老牛双拳直接崩裂,拳上的伤口深可见骨。

    多宝的拳头和牛魔王的拳头相对,充盈着先天不灭灵光的拳毫无动摇,而老牛的双拳发出清晰可见的骨折声,滴滴的鲜血沿着拳缝流淌下来。

    鹏魔王嘶吼一声,振翅探爪,两只峥嵘的巨爪抓向多宝的后心,多宝并不回头,只是他身后彷如归墟的巨大漩涡收紧,将鹏魔王搅了进来。

    猕猴王焦急的在旁边吱吱乱叫,抓耳挠腮。

    狮驼王也怒吼一声,抡起铁山,砸向多宝,铁山砸在夺宝的头颅上,却连一个白印都奉缺。

    多宝看都不看他们一样,可以说除了牛魔王,他眼中并没有其他人,多宝收拳,微微运力,再次一拳砸出,牛魔王奋起双拳,目光毫无惧色,坚定的,挥舞拳头,迎了上去,这一拳以不移之力,比起上一拳又强大了许多。

    但是双拳相对,老牛依旧浑身巨震,仿佛每一寸骨头都在颤抖,他的拳头已经大半没有了血肉,但白森森的骨头,依旧坚硬,坚硬的犹如老牛的骨头。

    鹏魔王挣脱海眼漩涡,羽毛凌乱,隐见血迹,受创不清。

    但看到多宝一只脚踏在蛟魔王尸体的头颅上,一拳将牛魔王砸入荒山巨岩中,牛魔王的妖躯每一寸都在崩裂,然后在老牛不移之力,绝强的意志之下弥合,牛魔王就像被巨力打碎的混铁块,以惊人的意志,将破碎的铁块弥合在一起。

    牛魔王再次朝多宝挥拳,鹏魔王怒吼道“大哥……逃吧!”

    但老牛充耳不闻,多宝看着主动对他挥拳的老牛,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他一拳砸下,先天灵光涌动,终于开始真正的动用自己的力量,牛魔王双拳刚刚触及,整条手臂就砰的膨胀起来,每一处如同神铁一般的肌肉直接炸开,整条手臂只剩下一丝皮肉连着。

    但牛魔王右手不行了!那就连着左手一起上……

    他浑身喷出血液,洒落在荒山上,鹏魔王和狮驼王两人拼尽全力,在多宝身上依旧无法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狮驼王看着依旧屹立不倒的牛魔王,忍不住呜咽道“大哥……逃吧!在多宝天尊面前,逃……不丢人!”

    牛魔王七窍中流淌出的污血,已经模糊了他的感官,但他下一次出拳,依旧比之前……更强大。

    拳力越强,反震也越强,没有相应的强横躯体,拳力如果被对手接住,那么和打在自己身上没有什么不同,老牛的不移之力,真正让太一惊讶的地方,并非每一次都能加持上一次的力量,而是老牛驾驱远超自己力量的时候,那股坚定无匹的意志。

    意志不灭,身躯不毁,越是频临崩溃,越是强横无匹。

    只要牛魔王的意志还在燃烧,他的下一拳,就能无视一切,压倒之前的强大!

    “哭什么!”牛魔王低声道“这样的拳,我还能打!”

    下一拳,再下一拳,牛魔王没有说错,到了后来他身体几乎破碎的犹如瓷器了,但他还是一拳接一拳,坚定不移的,看似纯苯,没有丝毫变化,唤作其他人早就智计百出,或者认清自己和多宝的差距,寻找逃走的机会,或者想方设法消弭多宝的杀意了!

    但老牛不会以其他方法应对,他拥有只会走向一个方向,然后……走下去!

    周边亿万里的生灵,都已经感觉到那如同天上大日大月碰撞的巨大动静,就算在远在亿万里之外的骊山,那些山神土地,妖族修士们都探头望向那个方向,那里有一种纯粹的,让整个洪荒世界都感受到颤抖的力量,仿佛不周山倒塌时,那传遍洪荒的震动。

    那种最纯粹,最直白的暴力。

    骊山圣母盘坐三清殿中,凝视着虚空,注视着多宝所在的方向,她的脸上已经并非是那种嘲讽的冷笑,而带着一丝凝重和正视。

    她看着牛魔王千疮百孔,可以说本质已经完全粉碎的躯体,以及那熊熊燃烧,仿佛永远不会熄灭的意志之火。

    终于动容!

    最后连多宝拳头中充盈的先天不灭灵光,都开始颤动起来,多宝的力量终于有了一丝反应,这还远不是尽头,但可以说牛魔王的拳,已经打入了大罗境界!

    他的拳,已经有资格动摇先天不灭灵光。

    这时候就算是鹏魔王,狮驼王这种眼力也能看出,老牛已经到了极限了……或者说,从第一圈拳,为了接下大罗一击,老牛就已经超越极限,常规意义上的极限早就被老牛踏破了不知多少次,就是非常规意义上的极限,狮驼王他们每一次觉得老牛已经不可能再战的时候,它总能再一次,打出比之前更强的拳头。

    但这一次,或许真的是极限了!

    因为多宝的脸上都流露出了惋惜的神色……

    牛魔王眼神已经完全被燃尽了,他的眼中除了战意,已经残存不了什么了!因为很早之前,他的拳就已经不允许他除了下一拳之外思考什么了。他必须把每一分力量,都为了下一拳而调动起来,所以他就像一个机器一样,重复不停,毫无变化的出拳,出拳。

    从理论上,大有人可以嘲笑老牛这种毫无胜算的战斗方式,可每一个嘲笑这种僵化和不变的变化,都会被老牛粉碎在拳下。

    赶山鞭都已经侵透了牛魔王的血,它黝黑的鞭身上,染上了暗红。

    它将自己的每一丝灵光,都调动了出来,原本不可能被大罗之下完全动用的灵宝,在老牛无数次超越自己的极限之后,终于,承认了他。

    为了下一击,赶山鞭灵光灿灿,仿佛燃烧一般。黝黑的铁色鞭身上,染上了残旧的痕迹,一根残旧,黑沉沉的铁鞭,若是挥出,已经能打断洪荒大地之下的最沉重的地脉。

    老牛眼神漠然,却异常的凝聚,似乎不移之力,将他的目光的力量也汇集在了一起,那种坚定,让他的目光,不以任何神通法力,烙印在了虚空中,无数元会之后依然能感受到,最后一次,牛魔王向天挥拳,撕裂苍穹!

    地府之中,悟空坐在沃焦岩上,眼神悠远!

    血海之内,冥河目光下层了数分,饶有兴趣!

    混沌之上,传来一声幽幽的叹息!

    这一刻,多宝拳头中的灵光终于颤动,他的拳头上出现了一丝伤痕,多宝缓缓抹去那一丝血迹,抬头看着依旧站在他面前的老牛,脸色虽然依旧冷漠,却不在蔑视,那一刻狮驼王以平生最强的力道,将铁山砸下,鹏魔王奋力探爪划向多宝的眼睛。

    现在他们一个被铁山压在身上,吐血不止,铁山上出现一个清晰指印,一个双爪扭曲,翅膀折断!禺狨王从虚幻中被震出……整个妖也几乎快变成了一道幻影,迷天晶石掉落在地上,已然黯淡。

    牛魔王依旧站着,身上已经没有了气息。

    他用已经微不可闻的声音喃喃道“大帝……老牛再不能背负您!”

    “但老牛……没让您失望!”

    混沌之上,有人轻轻敲响钟声,仿佛为它送行……

    牛魔王再无一息……

    多宝负手感叹道“平天大圣牛魔王……我记住了!”

    “你的意志,我看到了!”

    说罢在不管奄奄一息的三位大圣,陈尸在地的蛟魔王,不知所措的猕猴王,最后深深的注视了牛魔王屹立不倒的身躯一样,仿佛要将他的样子记在心中,多宝转身离开,踏着滚滚大潮而去,赶山鞭耗尽了灵光,黯淡下来,犹如一块凡铁坠入尘埃。

    鹏魔王挣扎而起,朝天哀鸣!

    一声高亢入云霄的鹏鸣,滚滚而去,回荡四方!

    此役妖族六位大圣身陨两人,三位重伤,一人意志受挫,胆气沦丧,五件灵宝皆沉寂,一件遁逃而去,唯有齐天大圣不知所踪,或失踪于地府,妖族七大圣或将成为历史,再不复妖族领袖之尊!

    出手者……多宝天尊——梵无劫!

    小提示:电脑访问进dushuzu.com 手机登陆m.dushu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