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杨之雍 > 杨之雍
错误举报

第108章 蜕变(一)

www.dushuzu.com 读
    两人就这么僵着,下面的卫兵就是热锅上的蚂蚁。(百度搜索"读书族小说网",最新章节免费看)

    更加难受的是还不敢动。

    间雄倔脾气上来,谁也拦不住,何况还是个后辈小子。

    拖着,换防的卫队上来也看到这一幕。

    也不敢插手这倒霉差事,随着站在一行人身后。

    动静渐渐大了,里面的皇帝感知到了异常,走出门来。

    洛浚手底下的卫兵就像看到救星一般,连忙上前解释。

    皇帝有些无语,管不上忧郁的心情,一道指令下去。

    洛浚这才收下玉佩,施然带着手下人出发。

    过程中间雄没有任何言语与阻拦。

    这让后面来的帝武卫相当的惊讶,这可不是间雄的作风。

    虽然洛浚是为了帝武的规矩违抗间雄,礼法上理所应当。

    当那是间雄啊,就是稍微处罚一下洛浚也没人在意,相信皇帝也不会有意见。

    “这小子有点意思。”间雄就撂下这句话,就走了。

    ...撇下一推人。

    八陆的行程大致上相差无几,所知的灵景殇将亲自带队参加此次的大陆会议。

    这位隐世多年的云霄鼎首座,同样为这次的会议增添话题。

    雍陆,杨家。

    皇极刑天在皇帝离开雍陆后的第二天便已经秘密到达杨家。

    杨战诚惶诚恐的将之迎进九卫营,事前还想请教武学一二。

    待杨战见到皇极刑天后就改变了注意,太冷了。

    杨战也是习武多年,自成武学已经成了模样,皇极刑天冷酷的死亡力量实在不适合杨战。

    这段时间,大陆会议的话题正值热门,杨家的声讨降了许多,杨开劫的离开让杨战彻底解放了。

    闲暇之余,杨战自觉着关心起杨均的修行。

    每逢杨均试炼枫阳越,都是亲自到场监督审查。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枫阳越知道他老父未死,还成了有希望成王的大魔头。

    不愧是一脉相传,枫阳越只是愣了片刻,仅次而已。

    就接受了这个事实,枫阳家已经没了。

    只要自己父子俩还活着,就有机会。

    而且等枫阳南岳成王,枫阳家的辉煌还会更甚往昔!枫阳越就这样固执的认为着,期待着。

    战力上也是突飞猛进,不再对杨均有任何留手,几天时间杨均都在死亡边缘成长。

    有灭族之仇在心中,哪怕知道有强者在一旁保护,枫阳越仍是抱着侥幸心理,能打杨均到什么程度,就打。

    偶尔还会耍阴,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杨均对于价值观扭曲的枫阳越,搬砖挥得也是虎虎生风,恨不得再次重创。

    每天在这栋牢房中,黑黄两色的真气都在不停斗争。

    在杨家已经是一道风景了。

    回到房中,杨均伸了伸身子,感受逐渐习惯的剧痛。

    现在杨均已经很少吐纳真气,每天都是睡一觉,然后就是一场死战。

    真气用完了,也无力感袭来时,枫阳越可不会停手。

    开始的拼命躲闪,到现在丹田火辣辣的。

    大大降低了无力感,杨均都能使出力气反击。

    一遍一遍透支下,真气的增长速度越发的快,在相同的消耗下。

    杨均在枫阳越手中去如今能撑过三招了。

    比普通修炼快的多!

    对掌剑式,也有了新的感悟。

    但是换来的代价,就是杨均身体的急速透支,素质下降。

    杨均底子太过薄弱,未经过时间细嚼慢咽式的打造修炼,直接就是生死搏杀。

    特别枫阳越杀意下的,肃杀真气,充满了攻击性。

    长久之下会对杨均的身体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

    这个问题,杨战在经过与复老,大统领商量后。

    决定将战斗频率降低,这点上杨采儿也满是愿意的。

    就只有杨均一人不答应,可是拗不过杨采儿…还有每天照顾他的杨伶。

    杨均摇晃身子躺在床上,等习惯疼痛后又支起身子,开始打坐。

    火辣辣的丹田,不像是火团在其中燃烧。

    更像是火团扑灭后,那种附在筋脉中,长在身体的难受感。

    细细感受之下,还有点酥麻感。

    杨禁一直是断续教学,杨战也没有要求杨均再按照之前的运气方法每天练习,放任之下。

    杨均没事就自己内视体内,多日下来杨均经常观察自主恢复的真气。

    竟然还真有些收获,每一寸经脉,对真气的恢复都有影响。

    就像呼吸吐纳一般,只不过只有不断地增加。

    就每天战斗后,杨均整个人都瘫了,体内的经络却是没有任何影响。

    就算是杨均疼的多剧烈,内视之下也没有反常。

    没有伤及筋骨这么严重,至少多日的伤痕也该有些痕迹。

    可是没有,与杨战说了也是一脸的不明白。

    但这终究是好事,不过要通过挨揍换来的成长。

    杨均觉得这一点都不威风。

    之所以这般热衷挨揍,还有一个原因。

    杨均埋在心底,跟谁都没说。

    …就是自己的语武器,那块黑板砖。

    杨均已经可以杨完美将肆虐的杀气融入板砖中。

    增强其威力,通过几日的战斗,杨均每每握在手中。

    却是越来越不一样,可以说。

    有些软了!

    没错!杨均有时还会特意在与枫阳越的战斗中试验,在付出惨痛代价后。

    杨均可以确定,这砖头真的是软了。

    板砖软了还叫什么板砖,还怎么拍死敌人?

    杨均心情很躁动啊!怎么搞?

    不过威力没减少,顺手了还更加霸气,枫阳越现在轻易不会碰到他的黑砖。

    瞬间,杨均召唤黑砖。

    啪!

    杨均郁闷的将砖头拍在小脸上…

    “砖兄啊,你怎么就软了!你怎么可以软啊!你软了我怎么办?”

    又拿起砖头拍打着床头,杨均想起了那个神秘的声音。

    好久没有试了!杨均起身下床,猛的一扔。

    黑砖头开始蹂躏地板了,一个坑!两个坑…

    还是没有反应,杨均就不相信了,像以前一样。

    杨均小心收起杀气,将砖头内多余的真气抽干。

    又是一顿摔!

    哎!不对啊!杨均在摔了数次后,拿在手上的砖头。

    真的软了!像块豆腐,就是打不烂。

    杨均急了!“砖兄!我错了!我不该欺负你的!你不要软啊,不要离开我!你走了我怎么办!砖兄!”

    杨均只是想重新唤起那道神秘的声音,如今怎么还得不偿失了呢?!

    杨均毫不吝啬的输出杀意真气,不顾自己身子的剧痛。

    趴了!彻彻底底的趴了!

    砖头顺滑的从杨均手中流到地上。

    …

    (本章完)

    小提示:电脑访问进dushuzu.com 手机登陆m.dushu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