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错跟总裁潜规则 > 错跟总裁潜规则
错误举报

325 新婚夜当厅长

www.dushuzu.com 读
    周韩站到台阶上扫了一遍庭院,这个女人跑哪去了沈岩拎起婚纱的裙摆,摇着手里的捧花,“她在房里休息。”

    杨一枫很配合地喊,“来来来,姐姐先,单身女子都站到前面来,谁接到下一个结婚的就是谁”

    吃了满嘴蛋糕的小布像小老鼠一样穿过人群,第一个站到了杨一枫面前,“我我我”

    杨一枫低下身子用手指梳顺小布的刘海,又擦去她唇边的奶油,“乖乖,你先把嘴里的咽下去好不好你看你多丑啊”

    小布吞下蛋糕,兴奋地说,“我一定要抢到,明年我2o,你得娶我,不许赖账。”

    “好,那你加油~”见她一副认真的样子,杨一枫宠溺地摇摇头。

    沈岩站在台阶上,下面围满了女宾,她俯身亲一下手里的捧花,把幸福的唇印留在上面,然后背过身子往后一抛。后面一阵欢呼,捧花被小美抢走了,她大喊,“谢谢新娘子,哈哈~”

    周韩抱着他的新娘子从里面走出来,杨一枫调侃着,“哈哈,这个捧花更有意义,谁抢到谁双喜临门”他看下面卯足了劲的小布真是忍不住想笑。

    夏夏站下来,没有背过去,直接朝清优坐着的方向扔,捧花在阳光下划过一刀优美的弧线,然后稳稳地掉进了清优怀里。清优抬头朝两人笑,用唇语说着谢谢

    姑娘们纷纷散开,小布撅着嘴看看杨一枫,一脸惆怅,“一枫哥哥,我没抢到”

    “小妞,你没抢到,大爷我也会娶你回家的”

    “好耶~”

    医院里,郑少华呆呆地看着躺在床上的容嘉,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真正看到还是吓了一跳。容嘉抚媚的脸庞变得苍白无力,婀娜的身姿不复存在,但是现在的她却比原来更亲近。

    容嘉早上已经收到周韩的电话,心里也有准备。她知道那个男人是郑少华后,先是一阵欣喜,因为至少不是什么歹徒之类的,然后又浮上一层担忧,因为她一直看不起这个追求她的男人,在她眼里,所有男人跟周韩一比都不起眼。

    两人是在那次天韩酒会上认识的,容嘉跟夏夏一样没有邀请函,可是她也想进去。郑少华是酒店的大堂经理,只看邀请函放人,他永远都不会忘记容嘉当时的样子,柔媚中不失清纯,一颦一笑都牵动着他的心,他破例让她进去了。可是容嘉运气不好,刚一进去,周韩就撤了,压根没看到。

    所属同一个集团,之后接触的机会也比较多,这一来二去,郑少华和刘容嘉就攀熟了。两人会约去吃饭、逛街、看电影,可是一直没有确定关系。容嘉心里有周韩,一直渴望得到周韩的亲睐,可她虚荣心太强了,她非常享受被追求的滋味,既没有接受郑少华也没有拒绝,两人一直处于暧昧边缘。

    那天,周韩和容嘉一进入酒店,郑少华就看到了,容嘉喝醉了,周韩把她交给服务生后就走了。郑少华上去想看看容嘉怎么样,哪知道容嘉抱着他不肯放手,服务员就说经理你送她上去吧。

    进了房间,容嘉以为他是周韩,脱了衣服勾引他,郑少华则以为那是容嘉接受自己了,事情就这么生了。

    隔天一早,郑少华早班,离开时容嘉还在睡觉,他想说容嘉醒了自然会找自己的,他没留什么口信就上班去了。之后容嘉一直没提起,郑少华约了她几次也遭拒绝,他就很识趣地不再烦她。

    五个月后,杨一枫忽然找到他问那天的情况,并且说容嘉怀了五个月的身孕,他错愕的同时也有惊喜,就决定跟杨一枫一起来上海。

    病房里,容嘉羞愧得说不出话,倒是郑少华不慌不乱地说着自己的感受,“容嘉,我知道你一直看不起我,怀孕了也不会想到那是我的孩子,但是总裁已经结婚,你就别奢望了。好好把孩子生下来,孩子我会养,如果你愿意就跟着我,不愿意我也不强求。那天的事情我也有错,明知道你喝醉了还趁人之危我也知道你家里管得很严,现在有两条路让你选择:第一,继续瞒着他们,等你生下孩子,孩子我带走,你还是你,没经过你同意,我不会把这件事说出来,但是你也不能干涉我以后的婚姻;第二,我们马上结婚,回去老实交代。”

    看来,郑少华早就想好了一切,但容嘉依然放不下自己的身段,干裂的嘴唇淡淡地吐出几个字,“让我想想”

    “好,你慢慢考虑,我先去医生那里了解下情况”

    容嘉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她叹了口气,没想到兜兜转转,自己还是会跟郑少华,看来这都是命运的安排,真是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晚宴是在酒店办的,周韩和周杨两个新郎两种待遇,大家都说周杨晚上要造人,不宜饮酒,可是周韩任务已经完成,没什么好顾及的,所以一个个把枪口对准了周韩。

    杨一枫乐得不可开交,能够名正言顺欺压周韩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结果可想而知,堪称千杯不醉的周韩是被抬进新房的。

    夏夏换下晚礼服,生气地看着醉死在床上的男人,“周韩,你给我醒醒,洞房花烛夜你居然给我睡觉,你想不想活了,你给我起来”

    周韩扑哧一笑,“我不睡着他们不会放过我娘子这么心急”他翻身想搂住夏夏,可是一不小心滚下了床,“呵呵,我是喝醉了我得上个厕所”他踉踉跄跄地爬起来,朝门口走,一开门出去了。

    夏夏坐在床上一声不吭,她就想知道周韩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开错了门,走错了路。果然,周韩马上折了回来,“嘿嘿,走错了不过还好新房没走错,老婆没抱错”他摇摇晃晃地走到床边,抱着夏夏躺在床上,浓烈的酒精气息随着他的呼吸散布开来。

    周韩的手不安份地游走在夏夏身上,刚想吻上去,夏夏悠闲地吹起了口哨,“嘘嘘”

    周韩闷闷地说,“得,我先去厕所”他一脸淫.笑,“娘子,等我回来,一刻值千金~”

    这时,林莎在外面敲,她起身去开门,林莎凑到她耳边说了一些话就走了。夏夏坐回床边,周韩一出来就兽.性大,扑上来就亲,她冷不丁来了一句,“你妈让我告诉你,喝醉了不能同房,对宝宝不好还有,你得睡客厅,因为家里的客房都住满了”夏夏拿了个枕头塞给他。

    “啊新婚夜让我当厅长那我还不如醉死算了”

    小提示:电脑访问进dushuzu.com 手机登陆m.dushu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