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寒门宠妻 > 寒门宠妻
错误举报

463 归于尘土(三)

www.dushuzu.com 读
    夫妻两个人相互依偎着,就没有什么其他的烦恼。小說,何松竹等到段智睿回来,跟段智睿分享这个好消息的时候。段智睿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何松竹的小腹,何松竹不由的瞪着段智睿:“你还看什么”都已经有明娴和儿子,难道段智睿还想要孩子,何松竹才不愿意再生。

    那真的太痛苦,“竹儿,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们有一儿一女已经够了。我不会再让你生孩子。”真的太危险,何松竹松了一口气。夫妻两个人达成协议就好,“对了,今日明娴很懂事。”“懂事就好,这个丫头,你就多管教。”面对明娴,段智睿总是满心的舍不得,只能让何松竹做严母。

    段智睿恐怕做不了严父,“你就知道心疼女儿,不知道心疼我。”何松竹撒娇的缠着段智睿,段智睿轻笑着:“辛苦夫人了。”何松竹还能说什么,只能放过段智睿,不知不觉两日过去,萧宰相派出去的人手已经找遍了整个京城也没有找到三王妃的踪迹,不免让萧宰相和萧夫人着急的不行

    萧夫人着急的拉着萧宰相:“老爷,明日就是封后大典,要是再找不到茹儿。那我们就彻底的没有希望了,老爷。你有没有在听妾身说。”一脸焦急的萧夫人,脸色涨红了。萧宰相叹着气:“夫人,我现在巴不得茹儿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可是找遍了整个京城都没有茹儿的下落。

    你说我们还能怎么办”“老爷,您这是什么意思,要把皇后的宝座让给静妃那个贱人。我做不到,老爷,我们想想办法,赶紧找到茹儿。今日找到,明日还赶得上。老爷”继续的拉着萧宰相的衣袖,萧宰相不免皱眉:“夫人,你以为我不想找到茹儿,可是到哪里去找茹儿。

    茹儿肯定存心躲着我们,不让我们找到。我们还能去哪里找茹儿还不都是你生的好女儿”萧宰相把责任推到萧夫人的身上,萧夫人拔高了声音:“老爷,这个您可不能怪妾身,妾身也没有让茹儿躲起来。想别说这个,城外找过了没有”京城没有,那么城外呢

    萧宰相被萧夫人提醒了,“对呀夫人,我怎么没有想到。我马上就派人去城外寻找,就算连夜,也要给我找到茹儿。”萧宰相这一次充满信心,希望能找些找到三王妃。萧夫人也满心期待,绝对不能便宜静妃。哼静妃当初不过是圣上身边的侧妃,有什么资格做皇后,就算听说静妃有身孕。

    那也不行,自己的女儿三王妃可是替圣上生下了皇子。绝对是皇子,如果是公主的话,也不会躲着他们。萧夫人在心里如此的想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静妃的寝宫,静妃慢慢的睁开眼睛。今日就是封后大典,从昨晚一直到现在,何松竹都没有睡得着,脑海中一直浮想联翩。

    难道真的要让静妃这样的女人做皇后,那么日后也许未必有何松竹和段智睿的好日子过。何松竹一直压在心中,没有告诉段智睿。段智睿何尝感受不到何松竹的焦虑,一直等何松竹主动开口。今日已经是封后大典,要是何松竹再不说的话,也许就真的没有机会。

    “竹儿,你是不是有其他的想法”段智睿主动的开口问着,何松竹下意识的咬着嘴唇:“相公,你都猜到了”“当然猜到了,没事,有什么想法,你就跟我说,我们夫妻两个人一起商量。没有我们做不到的事情,听话,不要一个人憋在心里。”一个人承担真的很痛苦,段智睿就体会过。

    “相公,我想这样,行吗”贴着段智睿的耳边嘀咕着,段智睿认真的思考着。久久没有回答何松竹,何松竹也不着急。一时之间也许段智睿没有想清楚,给段智睿思考的时间就行。最后段智睿淡淡的点点头:“竹儿,就听你的。”“相公,你说什么”欣喜的望着段智睿。

    没有想到段智睿会听自己的,这样真的可以吗“相公,不会给你带来麻烦吗”“当然不会,你放心,山人只有妙计。你就在府上等着我的好消息。”段智睿心情似乎不错,何松竹笑眯眯的点点头:“嗯相公,你记得早些回来。”目送着段智睿离开,何松竹的心一直悬在心中。

    只要不到尘埃落地的那一刻,何松竹不会放心。相比于何松竹的提心吊胆,静妃可谓是满面春风。出了大牢,体会到天上地下的待遇,一直忙到昨日。圣上昨晚在御书房过夜,不在静妃的寝宫。

    当然静妃心里清楚,圣上对自己肯定有戒心。不过就算有戒心,那也没有办法。谁让圣上有把柄握在静妃的手里,静妃想要的东西就一定会志在必得。抚摸着小腹,孩子,母妃马上就要成为一国之母。你就在母后肚里乖乖的,听话,母后保证让你成为最尊贵的人,受万民敬仰。

    宫女推开门走进来,服侍静妃梳洗打扮。很快就有太监抬着凤驾来接静妃,反手细细挽了惊鸿归云髻,发髻后左右累累各插六支碧澄澄的白玉响铃簪,走起路来有细碎清灵的响声,发髻两边各一枝碧玉棱花双合长簪,做成一双蝴蝶环绕玉兰花的灵动样子。发髻正中插一支凤凰展翅六面镶玉嵌七宝明金步摇。

    凤头用金叶制成,颈、胸、腹、腿等全用细如发丝的金线制成长鳞状的羽毛,上缀各色宝石,凤凰口中衔着长长一串珠玉流苏,最末一颗浑圆的海珠正映在眉心,珠辉璀璨,映得人的眉宇间隐隐光华波动,流转熠熠。发髻正顶一朵开得全盛的牡丹,花艳如火,重瓣累叠的花瓣上泛起泠泠金红色的光泽,簇簇如红云压顶,妩媚姣妍,衬得乌黑的发髻似要溢出水来。

    颈上不戴任何项饰,只让槿汐用工笔细细描了缠枝海棠的纹样,绯红花朵碧绿枝叶,以银粉勾边,缀以散碎水钻,一枝一叶,一花一瓣,绞缠繁复,说不尽的悱恻意态。同色的赤金镶红玛瑙耳坠上流苏长长坠至肩胛,微凉,酥酥地痒。不得不说皇后的衣裳确实华贵美艳。

    静妃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圣上,完成封后大典。成为大齐国的国母,此刻的身上还在御书房犹豫着,现在该怎么办内心真的不想被静妃胁迫,让静妃做皇后。尤其静妃肚里的孽种,圣上实在对付不得。静妃其他的话都没有道理,可是那句话就很有道理,作为一国之君要是没有子嗣。

    那会让江山社稷不稳定,静妃就是抓住圣上的这个把柄。才会肆无忌惮的威胁圣上,想到这里,圣上恨不得掐死静妃。但是后果就不是圣上可以想象,杀了静妃容易。可是静妃手中握有自己的把柄,真的让圣上进退两难。还有静妃等到封后大典结束之后才会把解药给圣上。

    这个时候的圣上不能反悔,否则一切都前功尽弃。想着圣上吩咐太监起驾去跟静妃会合,文武百官早就已经到皇宫,见证今日的一大喜事。静妃抬起头笑盈盈的注视着迎面走来的圣上,当圣上的大手握住静妃的芊芊玉手。静妃此刻才感觉到真实性,自己很快就要做皇后。

    真的不容易,等着这一日,静妃已经等着太久。老天爷总算让静妃如愿以偿,其中的心酸只有静妃自己清楚。钦天监已经准备好,只要完成仪式,静妃就可以成为名正言顺的皇后娘娘。大齐国的母后,多少人羡慕。就在这个时候,萧宰相主动的站出来:“启禀圣上,微臣有事启奏。”

    静妃冷眼瞪着面前的萧宰相,又想什么办法。不管怎么样,自己已经快要成为皇后,记住萧宰相。日后肯定不会轻易放过萧宰相,圣上淡淡的说道:“萧宰相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当着众位大臣的面,圣上也不好驳了萧宰相的面子。而且圣上的也有自己的私心,如果萧宰相能说出什么有利的事情。

    圣上就不用让静妃做皇后,满心期待的望着萧宰相。萧宰相用手指着静妃:“启禀圣上,此等妖女不配做大齐国的一国之母,还请圣上明察。”静妃眼眶湿润,“圣上,您瞧着宰相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居然敢这样跟妾身说话。眼中还有没有圣上,还有没有王法,圣上,您要给妾身做主。”

    连哭泣的样子都那么美,之前圣上不知道静妃的真实面目。肯定会安慰静妃,可是如今圣上迫不及待的问道:“萧宰相此话何意”“圣上”静妃不敢置信的盯着圣上,圣上没有帮着自己。也对,圣上被自己威胁着,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让自己做皇后,巴不得萧宰相站出来。

    静妃握紧拳头,今日的屈辱定会记在心上。他日必定十倍百倍的奉还给萧宰相,当着文武百官的面,静妃要冷静。不能失去面子,跟萧宰相一般见识。“启禀圣上,静妃娘娘之前与人合谋毒害圣上。老臣不想多说什么,只是静妃娘娘,居然派人谋害老臣的嫡长女,老臣恳求圣上严惩静妃娘娘。”

    说着萧宰相跪在圣上的面前,萧宰相的嫡长女,那不就是之前圣上的原配三王妃。不少的大臣们心里嘀咕着,现在到底怎么样圣上眯着眼,望着跪在地上的萧宰相,还真的不错。不过静妃居然派人刺伤茹儿,太过分了。圣上下意识的盯着身边的静妃,静妃迅速跪在圣上的面前。

    “启禀圣上,臣妾没有,都是萧宰相诬陷臣妾。臣妾怎么可能去谋害他的嫡长女,臣妾连他的嫡长女如今在何处,臣妾都不清楚。臣妾断然不会作出这样的事情,还请圣上明察,给臣妾一个清白。”圣上的视线在萧宰相和静妃的身上来回打转,“既然这样的话,那今日的封后大典就取消。”

    静妃猛然抬起头,望着圣上,就这样取消。难道圣上被萧宰相的话给打动了,萧宰相低着头,嘴角勾起一抹浅笑。静妃还想跟着他斗,似乎还嫩了一些。就在这个时候萧宰相主动作揖:“启禀圣上,微臣有人证物证可以证明静妃娘娘刺杀老臣的嫡长女,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何况静妃娘娘只是后宫的妃子而已”只是裸的歧视静妃,静妃恨不得吃了面前的萧宰相,不过萧宰相的话反而让圣上惊喜。“朕可就要看看审问审问。”萧宰相迅速的给身边的小厮使眼色,小厮迅速的带着一位女子出现在圣上和静妃等人的面前,圣上有些迟疑的望着面前的女子。那不就是三王妃,圣上一直思念着的茹儿,从未觉得那么亲切,圣上巴不得上前握住茹儿的手。

    可是这里的场合让圣上退缩,压着心底的喜悦之情。三王妃碧绿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百褶裙,身披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娇媚无骨入艳三分。看她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眸含春水清波流盼,香娇玉嫩秀靥艳比花娇,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一颦一笑动人心魂。

    就算没有过多的浓妆艳抹,圣上依旧觉得面前的三王妃美艳动人。比起身边心肠狠毒的静妃,那真的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三王妃走到圣上的面前俯身请安,圣上平淡的让三王妃起身。“静妃娘娘,好久不见,没有想到今日重逢竟是在这样的场面下,真的让人意外,是不是”

    静妃抬起头:“本宫没有派人谋害你,你为何要陷害本宫。你到底有何居心,当着圣上和众位大臣的面,你最好如实交代。”这是在威胁三王妃,三王妃勾唇:“静妃娘娘,您可真的好。好好的后宫安稳日子不过,非要来谋害我的儿子,静妃娘娘,你觉得我能放过你吗”

    谋害三王妃的儿子,这什么情况。圣上怎么什么都不知道,“你什么儿子”静妃脱口问出,三王妃哪里会有儿子。难道三王妃改嫁生了儿子,圣上不由的在心里想要掐死三王妃。怎么能改嫁,圣上还没有答应,谁敢娶三王妃。还有谁准三王妃改嫁,难道是萧宰相,圣上不由的盯着跪在地下的三王妃。

    “难道只有静妃娘娘有身孕,我难道就不能有儿子,笑话。静妃娘娘,你我本来井水不犯河水,可是谁要是敢对我儿子不利。那就别怪我无情,圣上,那是我们的儿子。”说着三王妃直接跪在圣上的面前,圣上愣住。三王妃嘴里说什么,那是他们的孩子,怎么可能

    难道三王妃离开三王府的时候,已经有身孕。那为什么不跟圣上说,圣上迅速的扶着三王妃起身:“茹儿,你说的可是真的。”萧宰相给小厮使眼色,小厮迅速的带着一位嬷嬷出现在圣上的面前,手中还抱着一个孩子。三王妃愧疚的说道:“圣上,都是妾身不好,还请圣上责罚妾身。”

    说着三王妃就抱着孩子一起跪在圣上的面前,这个惊喜来的太突然。圣上真的很高兴,这样自己就后继有人。也不会受到静妃的威胁,总算可以扬眉吐气一回。圣上主动扶着三王妃:“茹儿,朕感谢你来来不及,怎么会责怪你呢”

    轻柔的语气不免让静妃气愤,圣上怎么可以这样。静妃不相信三王妃手里的孩子是圣上和她的孩子,肯定有人计划好一切。静妃下意识的望着跪在地上的萧宰相,萧宰相一直低着头,静妃看不到萧宰相的表情。不知道现在萧宰相想什么,不过可以肯定萧宰相的心里肯定很得意。

    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就这样宣告了他的嫡长女回归,还带着皇子。圣上小心翼翼的抱着手里的孩子,真的觉得五官和自己很像。尤其眼睛,大眼睛瞪着圣上,圣上巴不得把什么都给他。心都快要融化,面对其他的小公主,完全没有这样的心情,尤其圣上以后还不能有其他的子嗣。

    那么怀里的这个皇子就格外让圣上珍惜,圣上也不用畏惧静妃。圣上把三王妃和孩子护在身后,“静妃,你这个狠毒的贱人,朕真的没有想到你居然会谋害茹儿和朕的皇子。来人,赶紧把静妃给朕打入天牢,等待朕的发落。”侍卫迅速上前拉着跪在地上的静妃起身,静妃瞪着圣上身后的三王妃一眼。

    “圣上,您真的已经想好,要跟臣妾撕破脸皮。臣妾不知道臣妾还能做出什么狠毒的事情来”这个可是圣上逼着静妃,那就怨不得静妃。“静妃,休得放肆,来人,赶紧带着静妃下去。”圣上一分钟都不想见到静妃,就不相信京城没有名医可以医治好圣上的毒。

    静妃握紧拳头,“圣上,这个可是您逼着妾身,既然您不仁,那就别怪妾身不义。各位大人,你们也许不知道,现在圣上已经身中剧毒,时日无多。”静妃连这样的都说的出来,可是静妃没有想到,大臣们没有相信自己。“静妃,你就不要再妖言惑众,你觉得大家会相信你吗”未完待续。

    小提示:电脑访问进dushuzu.com 手机登陆m.dushu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