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幻想世界大穿越 > 幻想世界大穿越
错误举报

第二十七章互飙演技,最终道解,毁灭魔徒

www.dushuzu.com 读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也被舍摩黎这个叛徒扔下来?”

    干尸用那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森然道。

    梵无劫一眼扫过去,就发现这具干尸曾经的修为或许很强大,但在血海海眼中消磨那么多年,早就到了油尽灯枯的程度,当即暗生杀心,心道:“我们初来乍到,不知这海眼底部的具体情况,此人能在海眼中存活那么多年,必然对这里的禁忌一清二楚,他已经油尽灯枯,仅剩下一息,不如动手把他擒下,仔细拷问!”

    当即冷笑道:“我们是什么人,也是你配问的吗?你这厮面貌狰狞,看上去就不像好人,定然是穷凶极恶之辈,本座正要把你擒下,细细搜魂查明一番,若是你没有怀揣恶念,算计本座,再放了你不迟!”

    说着就要动手,元育老道却急忙拉着他,传音道:“梵小子,此地大有诡异,不可仓促行事,不如先套他的话再说。”

    “我们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套话有什么用?他说的真的假的,我们敢信吗?不如搜魂来看……我有一门宙光搜魂**,能看到他灵魂上的时光刻痕,非常可靠!”

    元育老道闻言眼中也闪过一丝隐蔽的凶光,传音道:“既然如此,老道来唱个红脸,假意与你争执,博取他的信任,然后乘其不备将其拿下,若是中间有变故发生,我们也有转圜的余地。”

    “且慢!”元育老道低声道:“大家既然同是被舍摩黎这厮打入海眼,便是同道,日后说不定还有需要仰仗相助的地方,我们不齐心协力逃出这个地方,反而自相残杀,殊为不妥,这不是让舍摩黎这厮看了笑话吗?”

    虽然听那干尸的话语中,不难推断出他是被舍摩黎背叛,打下海眼中的婆雅王部下。

    但经历过上次的舍摩黎王的反套路之后,他们那里还敢轻易相信这种表面的说辞,只好大家各做各的,看谁演技套路高喽!正所谓逢人只说三分话,不可全抛一片心,元育和梵无劫现在也奸猾了许多,凡事既要果断出手,也要留下一分余地,其中的尺度全靠心机揣摩。

    “在这海眼绝地之中,谁能相信谁?我们之间就不要提信任这种伤感情的事了!”

    梵无劫狞笑道:“遇上我们,算你个老不死的倒霉……献出你知道的一切,本座若是心情好,大发慈悲,还可以赐你一个机会跟随本座,日后如果有造化逃出这个牢笼,在外面吃香喝辣的,不比困在这里好?”

    “本座这就来搜你的魂,你若是顺天命识时务,就乖乖站好,仍有老祖施为,若是稍有不从,魔火炼魂的伺候!”

    干尸阴测测的气的都冷笑出声来:“本尊无量劫没有出世,外界的小辈都这么不知死活了吗?”

    “区区苟延残喘的老不死,也敢跟本座叫嚣!”梵无劫冷笑道,鼓荡宙光真水,在真水变质的衰亡劫力还没有散去的时候,化为无尽的诅咒道纹,席卷而去,所过之处万物衰亡,附近那些强大先天生灵万古以来神性不灭的骸骨,稍微触及了一点衰亡劫的力量,就顿时灰飞烟灭而去。

    “哈哈哈!”干尸的笑声像是两把戳子在剐蹭琉璃一样,异常的刺耳,他怒喝道:“不过是得了一点点衰亡劫道蕴的小辈,就敢向本尊出手。”

    “毁灭大道你还没摸着边呢!诸天破坏劫、万法寂灭劫、元气泯没劫、物质虚空劫、衰亡宙光劫、解脱真空劫、毁灭末日劫、杀戮生灵劫、真幻颠倒劫……看本尊以九劫之力,重现当年罗睺大人魔染归墟,创造毁灭大道雏形的绝世威能……最终道解,万法归墟!”

    干尸狂笑道:“蠢货!修行其他大道的金仙频临衰亡,被消磨到我这种程度,自然是不堪一击,但本尊修行的可是毁灭大道,越接近油尽灯枯,越接近衰亡,越接近毁灭,我的力量虽然开始虚弱,但我的大道却强大了何止千万倍?”

    “修行毁灭大道的金仙,最接近毁灭的那一刻,就是他最强大的一刻啊!”

    “本尊杀你如杀鸡!”干尸怒吼道。

    “本座一指头碾死你!”梵无劫眼睛都红了!

    “本尊……!”

    “本座……!!!”

    “本天尊!”

    “本……神座!”梵无劫大吼道,硬是创造了一个新名词神座,反正气势不能落下。

    元育看着两人僵持了起来,一个个嘴上喊得欢,手里面却一点没有动手的意思,两人都在孕育强大的气势和大道气息,姿势摆的一个比一个牛逼,嘴上喊得一声比一声响,但手底下却迟迟不肯出手,但随着干尸身上毁灭大道的气息越来越浓厚,他本身的存在也越来越接近毁灭,被消磨得愈发薄弱。

    在这样下去,干尸就会被逼上不得不砸出毁灭大道雏形的绝路,不然他九劫合一,最终道解的力量就会失控,将他毁灭。

    梵无劫不敢出手是因为干尸拿着最终道解的力量抵在他脑袋上,干尸不敢出手是因为他自己也无法控制最终道解的力量,但两人都箭在弦上,在这样下去,两人控制的毁灭力量都会频临失控的边缘,骑虎难下,怕是要弄假成真,只能来一场死拼。

    修行到这种地步的仙人大能,那个不是惜命如金的。

    梵无劫的寿元消耗还不到百分之一,有大把的时光和年华可以挥霍,他才不想和人同归于尽呢!而那个干尸,在这种绝望而极端的环境下坚持了无量量劫,要是想死,早就死了千百万回了。他能苟活下来,求生欲说不定比梵无劫还强!

    这时候就显现出元育老道的表演经验老辣之处了!保留一分转圜的余地……就让他有了从中缓和的空间。

    只见元育老道挺身而出,对梵无劫装模作样的怒喝一声道:“杀无生,你忘了你杀家被正道屠杀毁灭的大仇了吗?你忘了救出毁灭魔祖他老人家,毁灭诸天万界创造永恒魔界的大业了吗?”

    梵无劫早就想找个台阶下来了,也不管元育老道在胡说什么,当即虎躯一震,脑后的孔雀尾巴一阵乱抖,整个人表情陡然丰富起来,他嘴唇颤动了两下,眼中饱含热泪,仿佛回忆起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他握紧双拳,散去衰亡劫的力量,朝天怒吼:“啊啊啊啊啊!”

    元育老道也动情道:“杀无生,你没有任性的资格!给我向这位道友道歉!”

    说罢又转头对干尸道:“如果我没有猜错,道友也只有一击之力吧!修行毁灭大道,确实越接近毁灭的边缘,便越贴近毁灭大道,但我等修炼毁灭大道最危险的敌人永远是自己,道友这一击确实能惊天动地,将我等击杀于此,但恐怕道友要发出这一击,首先就要承受反噬,自身被磨灭掉,成为孕育最终道解养分。”

    “道友再坚持下去,怕是就再无力扭转这个过程了!”

    干尸毫不犹豫的就散去了手中的最终道解雏形,就算这样,他的气息也比刚才更加微弱了一些,但也因为如此,他身上毁灭大道的道蕴也更强大了。

    干尸叹息道:“大家都是毁灭魔祖嫡系,何必自相残杀,反而便宜了舍摩黎那个叛徒?”

    梵无劫紧握双拳,跪倒在白骨皑皑之中,诚恳道:“道友,我错了!没有救出毁灭魔祖,光大我毁灭魔道之前,无生没有资格去死,我们千辛万苦才来到归墟深处,想要联络我毁灭魔道的中坚力量,救出毁灭魔祖,广大我毁灭魔道。再也不受正道伪君子和杀戮魔道那群真小人的欺压追杀。百般打探,才知道有一只阿修罗部族依旧坚持毁灭大道,正在筹划一件大事,我等上门联络举事……岂料……岂料……”

    梵无劫虎目含泪,不堪回首,痛心疾首的痛苦道:“那竟然是正道和杀戮魔道引诱我们上门的棋子,一个陷阱……舍摩黎他面厚心黑,面对我们这些忠诚于毁灭魔祖的忠诚干将,他一边徐徐引诱我们上套,一边暗中联络正道……此役,只有我们两个苟活下来,被他打入这血海海洋中,要折磨我们永生永世……舍摩黎……我杀无生若能从这里活着出去,倾尽三生三世,也必杀你!!!”

    梵无劫和干尸仿佛瞬间就放下了芥蒂,手拉着手,相望泪眼,同时道:“道友!”

    “刚刚是我嚣张跋扈,得罪了哥哥!”梵无劫拉着干尸的手,也不嫌弃那一手的绿色尸毛,肮脏尸臭。

    “弟弟乃是直率豪迈,大有我魔道的快意意气……”干尸按着他的手道:“我毁灭魔道,就要有这种生杀夺予的气魄!”

    梵无劫马上打蛇随棍上道:“还是哥哥在毁灭大道上的造诣高,小弟苦修数千年,才练成一点宙光真水沾染毁灭大道异化的衰亡劫,而老哥一出手就是毁灭九劫,还能凝聚最终道解的雏形,相比起来,小弟简直就是榆木脑袋!”

    干尸安慰他道:“毁灭大道,博大精深,岂是一朝一夕能够有所成的?而且我离最终道解差的还远……老哥这点本事,都是被困在这海眼之中无数年,受归墟气息日夜消磨,毁灭大道不停磨灭,无量量劫以来不断衰弱,渐渐靠近毁灭的本质,才稍有所成……在此之前,老哥也只是参悟了一点诸天破坏劫的道蕴而已,不比老弟你强多少!”

    “别看我九劫齐出,好像强大无比,其实都是借助自身存在的本质薄弱动摇,只存一息,频临毁灭这种特殊的状态,等老哥我重新修回原来的境界和不灭神体,能保留百分之一就不错了。存在太强就会妨碍和毁灭大道的沟通,恐怕只有当年王上参悟的毁灭大道的大罗境界,自身就是毁灭大道的显化,才能跳出这个怪圈。”

    “而我们修行毁灭大道的金仙,想要证道大罗艰难无比。因为洪荒宇宙还处于上升期,存在的力量无比强大,压住了我们毁灭大道,但等到诸天最终破灭劫临近的时候,归墟吞噬万道,毁灭宇宙的时候,才是我们证道的最佳时机,可以一蹴而就。”

    “毁灭魔祖一天被困在这归墟绝地,我们就一天没有成道的希望……最终只能看着自己的毁灭大道越来越强大,反过来把自己毁灭。想要成道,只能救出毁灭魔祖!”干尸拉着梵无劫的手,语重心长的嘱咐道。

    “可惜我修得是先天道种,宙光大道!”梵无劫心里冷笑道。

    “而且你们在宇宙中毁灭大道还不强大的情况下,就随时有可能被自己修炼毁灭大道反噬,等到宇宙毁灭,毁灭大道强大无数倍的时候,难道还能幸免?依我看……这毁灭大道的前途不妙的很,等罗睺挣脱封印出来,或许第一个毁灭的,就是你们这些毁灭魔徒!”

    梵无劫知道干尸其实根本没有相信他们之前的那一番表演,只是通过刚刚的交手,确定了梵无解宙光大道中那一丝衰亡劫的气息,这种修行毁灭大道的铁证,让干尸对他们两人多了两分信任而已,顺手用证道大罗的机会诱惑两人一番。

    但这是一件好事,因为干尸的语气中一直抱有希望。

    在海眼绝地中,最珍贵的就是希望……哪怕是反派的希望,毁灭魔徒的希望,毁灭整个世界的希望……因为如果没有出去的可能,没有逃出此地的希望,干尸的精神状态怎么可能这么稳定,还有心情拉拢他们?

    ………………

    干尸一拍梵无劫的手,低声道:“走,我带你去见其他人。历年以来,被扔下海眼中的同道可不少,活下来了也有一些,还有我们婆雅王的旧部。我们正在筹划一件大事。大家都在为救出毁灭魔祖,光大我道而努力。”

    “两位可愿加入我们?”它瞪着干枯的眼睛,看着梵无劫和元育老道。

    梵无劫和元育两人对视一眼,暗道:“终于找到正主了!一群老魔头呆在这绝望的地方,同心协力做一件事,除了逃出这海眼绝地,还有其他的可能吗?”两人当即振奋道:“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

    法净大师对舍摩黎王道:“王上,你说抓到了两个毁灭魔徒,把他们填了海眼……可是这两人?”法净大师掏出两幅封印了梵无劫和元育一缕真形的画轴,展开给舍摩黎王看,舍摩黎王瞥了一眼,不耐烦道:“好像是!”

    法净大师焦急道:“还请王上看清楚一些,是还是不是?”

    舍摩黎王冷声道:“法师在命令我吗?”

    法净大师不得不低头道:“王上,小僧岂敢。只是这两人关系我佛门的一件大事,小僧不得不问得仔细一些,不然地藏王菩萨怪罪下来,小僧也担当不起啊!”

    舍摩黎王听到地藏王菩萨的名字,愤怒挥袖而起道:“你还说不是在威胁我!”他瞪着眼睛怒视了法净许久,才忌惮的开口道:“他们被我扔进了海眼,现在大概只剩一把朽骨了!”

    “还有,他们是毁灭魔徒,口口声声要毁灭诸天万界,本王也是声张正义,保护我洪荒世界。大师可带来了我这次申请的援助物资?我们阿修罗族忍受着天寿被十倍的消磨,坚守在归墟绝地,防止有人救出魔罗睺,功莫大焉!”

    “你们佛门玄门答应的援助物资可一点也不能少!”舍摩黎王正色道。

    法净大师忍着暴跳的眼角,低声道:“王上,这就是两个小小道君而已,一个是梵家新秀,一个是姹女宗宗主,且不说他们和毁灭魔道根本无关,就是王上想要杀他们,也不用牺牲十万阿修罗战士吧!王上想杀他们,只需要一弹指而已。王上在信上所说的十万阿修罗战时战士,打到血海都快磨灭了!这话从何说起,我们一路走来,阿修罗古城何曾有半点损伤?王上,你这是讹诈!”

    “本王保护诸天万界,阿修罗族流血流泪,难道不需要回报吗?”

    “这是本王守护归墟,封印毁灭魔祖的援助,这是正义的援助,这是公道的援助,这是诸天万界命运共同体的援助,难道毁灭魔祖被放出来,你们佛门就不会有损失吗?难道就本王一族流血流泪,你们正道就能在一边看热闹不成?”

    “他们是毁灭魔徒,有当日本王摄取的一段时光真形为证。本王不是杀良冒功的那种人!”

    “王上这是在钓鱼执法!”法净也怒了。

    阿修罗王冷冷的站起身来,一股强大的让佛门派遣队无法呼吸的威势笼罩了他们,舍摩黎王冷冷道:“法师说话要讲证据,本王可是有证据的,法净大师空口白话说我钓鱼执法,可是本王的刀不利了吗?”

    “本王虽然不受冥河老祖他老人家待见,但也是奉了冥河老祖之命,来这里镇压毁灭魔祖的!你们佛门要是对本王有意见,可以跟他老人家谈一谈,老祖他最热情好客了?紧那罗大菩萨就是被老祖热情相邀,才在我魔门兼职了一个副教主的大位。”

    “法师莫非也有兴趣,来我魔门兼一尊大位不成?”

    舍摩黎语气森然的威胁到。

    法净大师不停的擦着头上的冷汗,颤颤巍巍道:“不敢劳烦魔祖……这次援助,我们佛门如数出了。但那梵家小子,关系我佛门的一件大事,王上得把他放出来。”

    “你什么时候听说过血海禁狱有出去的道路的?”舍摩黎一挥袖道:“要救,你们佛门去救。我顶多不拦着你们……”

    法净托着一尊紫金钵道:“为了横渡归墟,前来归墟深处。我特地请了地藏王菩萨的法旨,请极乐世界赐下这一尊先天灵宝紫金钵,此钵可定域中四大,即便是毁灭劫也不能伤,可以丢入血海海眼中,度他二人出来!”

    “只是我法力不足,难以催动此宝的一分威力,还请王上助我一臂之力!”

    “准了!”舍摩黎王淡淡答应了一句,一挥袖转身离开……回到了王宫中,舍摩黎王暗中传音道:“我已经把他们送去血海海眼了!海眼有一条近路通往归墟冥地,近些年来我早有感知,海洋里关着的哪些毁灭魔徒不怎么安分,正好借此清算一番。”

    “佛门的人找上门来了!”舍摩黎王道:“看来我这一封信去的还真是时候,他们借来了一尊先天灵宝紫金钵,你把消息通知那些小辈,不要让他们着了道了!”

    “我只是告诉你,诛仙四剑的主意可不是那么好打的!”对面那人淡淡道:“通天教主手中的诛仙四剑为什么会回到罗睺手里,要说通天教主控制不了诛仙四剑,鬼都不信。其中一定有大图谋。据说通天教主和我们头顶的那位魔祖在争道终之位。说不定这就是一步棋,借着罗睺的手在道终时代,绊住杀戮魔祖。”

    “你图谋诛仙四剑,虽然老祖暗许了!但老祖的态度太过玩味……对你不是一件好事。”

    “佛道两家想要知道混沌中发生的那件事,那就放他们进去……我劝你还是不要动诛仙四剑,那不是我们能窥觊的东西!”

    “还有,我们魔道有暗子在梵无劫身边,你暗中帮一手就好。”那个声音有些迟疑:“那枚暗子奇怪的很,我有些看不清楚,可能是杀戮魔祖的手笔,你不要轻举妄动。”

    http:///txt/23/23358/

    。_手机版阅读网址:

    百度搜索【云来阁】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

    小提示:电脑访问进dushuzu.com 手机登陆m.dushu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