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银麟龙蟠之寻魂记 > 银麟龙蟠之寻魂记
错误举报

第一百八十一章 丽姬

www.dushuzu.com 读
    银睿憋了好多年也没敢问,实在是太好奇,想着今天要是有个什么万一,再不问就成遗憾了,于是鼓起勇气问道

    “那个爹,小婿一直有个问题想问您”

    “出息!我都知道你要问什么。_)读/书/族/小/说.网+_”

    “烦请爹爹为小婿解惑”

    灵犀上神抬手给了他一个爆栗,只可惜龙鳞太厚根本打不疼他。

    “臭小子,那狐狸和聘莘原本在一起过,后来他为了讨好先天帝,换取狐族在六界更高的地位背信弃义,背叛了聘莘,和你母后月瑶订了婚,老夫也是费了不少心思才让你岳母从那段可怕的回忆里走出来的,你母后比聘莘聪明多了,她从未相信过那只老狐狸,所以才有了和你父帝的相遇……”

    “原来如此”

    “臭小子,你不会以为老夫是破坏他们感情的那个吧?”

    银睿有些心虚,但是赶忙说道“没有!当然没有!岳父大人出身名门,前途无量,定是岳母大人先跟对您动心的!”

    “别瞎说!”

    银睿感觉自己岳父抚摸自己的动作温柔多了,甩了甩龙尾以示小小的愉悦。

    不等他接着说什么,突然凭空出现一团黑影。

    当着一条真龙魔神,一位上神的面竟然就那么凭空出现了!

    那团黑影不断在‘蠕动’,两人甚至无法从气息上分辨出那是神还是魔。

    “来者何人?”

    银睿这样一问,那黑影立刻做出了反应,只见黑色四散开来,其实全是黑色的羽毛。

    “哈哈哈,魔尊果然名不虚传,竟能将我家四郎伤成这样!”

    “乌鸦?四郎?飞禽跟走兽在一起合适吗?”

    “睿儿,那不是重点!你看好了那女人手上拿的是什么!”

    银睿这才仔细去看面前的女人,摆明了是只鸟!一双不露好意的丹凤眼,浑身穿得黑漆漆的,头上戴着个羽毛做的头冠,就差在脸上写上‘我是鸟’三个字了。

    “额”银睿看向她的手,好像攥着个金闪闪的东西,像个发簪。

    “爹,那是?”

    “笨女婿,那是研儿婚礼上戴的九凤簪!”

    “什么?这么说,阿紫是她抓走的!”

    “应该是,研儿突然消失的时候就是悄无声息的,和她刚刚出现如出一辙!”

    银睿立刻仰天怒吼一声

    “吼!交出魔后,本尊饶你不死!”

    对方一挑眉,似笑非笑的说

    “你先放了我的四郎,否则休想见到那丫头!”

    灵犀上神拍了拍银睿的头,银睿立即下降真身,让他方便把丹药大阵撤了去。

    “女人,报上名来!”

    “仙鹤族,丽姬。”

    “原来又是仙鹤族,真是孽缘,兆鹤仙君就是出自你们一族的!”

    “那个窝囊废早就死了,没出息的东西根本就是我仙鹤一族的耻辱!”

    “哼,背叛妖界,投靠天界的叛徒还好意思说人家是耻辱?”

    那女人刚要反驳,大阵波光一闪,星季上神那狐狸出现了,但显然神志还未恢复,两眼通红的。

    “四郎!四郎你的尾巴呢?”

    银睿见她情意浓浓的样子,不自觉的抖了抖身体,好像自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似的。

    “爹,小婿以前从未听过六界之内有过这号人物,您知道吗?”

    “不知道,谁知是哪冒出来的,反正能喜欢那老狐狸的能是什么好东西!”

    银睿点了点头,对那丽姬说道“星季已放,交出魔后!”

    那女人冷哼一声,随后袖袍一挥,紫研身穿大婚冕服,浑身绑着捆仙绳生死不知的模样,立时让银睿红了眼睛,就跟当初被先天帝抓了一模一样。

    “吼!该死的女人,你敢伤我妻子!”

    “叫什么叫,她又没死,就是吸了点迷药罢了,等我和四郎安然离去自然会放了她!”

    银睿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花了这么多心血,搞出这么大动静,若真让这老狐狸逃了,茫茫六界上哪去找他!留着这个祸害在世,紫研还是会有危险,决不能放过!

    可嘴上却说“本尊凭什么信你?那老狐狸几次不惜独闯魔界也要劫走紫研,谁知道你会不会为了他出尔反尔?”

    那女人一脸不可置信的说“不可能!四郎抓她作甚?不过一个小丫头罢了,四郎最爱的是我!”

    “哼,傻女人,你可认识九重天已逝的聘莘上仙?”

    “听说过!提她干嘛?”

    “聘莘上仙正是魔后的母亲,她们俩长得很像,你的四郎就是因为忘不了他原本的爱人聘莘上仙,才会对我家魔后如此执着的!”

    “不可能,这不可能!”

    灵犀上神见这女人执迷不悟,当下也不再犹豫,一道符咒过去,星季上神立刻恢复了清明。

    “星季,丽姬,放了我女儿,老夫做主让你们安然离开魔界!”

    “爹?”

    星季上神听他这样一说,再看搂着自己的丽姬,她身旁悬空而立的分明是自己心心念念的她,不由得狂笑不止。

    “哈哈哈,丽姬,做的好!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既然紫研已经在本君手上了,你们就休想要回去,就算是死,她也得死在本君怀里!”

    “四四郎?”

    “丽姬,多谢你,将来我和紫研的婚礼一定请你来喝喜酒。”说着伸手就要去抓紫研。

    丽姬眼疾手快,抬手一掌拍在星季上神身上,同时自己急速向后退去厉声问道

    “你在骗我?你真的如他们所说,放不下以前的爱人,想拿那女人的孩子做替代品?”

    “胡说,紫研哪里是替代品?她就是聘莘,你没看见她和聘莘长得一模一样吗?”

    “没看见,我不认识什么聘莘,更不认识这个紫研!我只知道这孩子是魔界的魔后,是个小辈,你既然与她母亲有过一段情,那你现在就是有违天伦,你会遭天谴的!”

    “本君听了大半辈子的天命,可老天是怎么对我的?聘莘死后,本君就决定了,我命由我不由天!把紫研给我。”

    “不给!你欺骗我,你忘恩负义!”

    “再不把紫研交给我,休怪本君不念旧情!”

    “四郎,你对我真的有过情吗?”

    。

    小提示:电脑访问进dushuzu.com 手机登陆m.dushu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