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假斯文 > 假斯文
错误举报

12.Chapter 12

www.dushuzu.com 读
    谢昭只是淡淡地和他打了声招呼,便沉默地踩下油门。(百度搜索"读书族小说网",最新章节免费看)奥迪r8在狂暴的引擎声中一骑绝尘,吸引了路边行人频频侧目。

    蒋天遥耐不住心里的小九九,试探性地抛出一个话题:“哥,今天什么日子啊,开这种车。”

    “上午和jeff去玩了趟赛车。”谢昭一打方向盘,语气里带了几分揶揄,“怎么?就准你出去玩,不准我去玩了?”

    蒋天遥眨巴眨巴眼睛——嗯?不是约未来嫂子吃饭?

    他心头莫名的阴霾突然烟消云散,一开心,竟然都没听出谢昭反问句底下藏的不快。

    蒋天遥知道,这个圈子里的人什么都缺,就不缺钱,所以社交活动都是怎么烧钱怎么来。高尔夫已经是老年人的游戏了,再年轻一辈的,什么跳伞赛车滑雪潜水,就追求极限刺激。所以在他看来,谢昭和jeff去赛车也很正常,半分都没起疑。

    他心情一好,就乐颠颠地打开了话匣子,讲自己今天从adrian那儿听到的好玩故事。蒋天遥越讲越兴奋,就好像一个刚放学回家的孩子,一路和父母分享今天学校里遇到的开心事。

    然而,“纽约时报”,“global health”板块以及“a”开头的名字隐隐约约在谢昭脑海里勾起了一些记忆,但他并不太确定,便随口问了一句:“adrian这个记者姓什么?”

    蒋天遥答道:“adrian chow”

    电光石火之间,谢昭想起来了。

    这货可不就是当年在纽约时报上怒喷gxbio去非洲做新药临床实验的小疯子么?当时gxbio在非洲进行某抗癌药的临床试验二期,碰巧死了一个受试者。后来,事实证明受试者的死亡与该测试药物无关,但那个记者偷换概念,写了几条类似“他们认为非洲人的性命更为廉价”,“药企合法杀人,第三世界国家沦为利益的牺牲品”等充满煽动性的标题,成功将战火引到了美国本土日益尖锐的种族矛盾之上,舆论风暴发酵。

    gxbio当时为此受了不少冲击,而adrian却一战成名,凭借这篇报道在纽约时报彻底站住了脚跟。

    从此之后,他就成了暴利药企的职业喷子。

    前段时间,gxbio拒绝以低廉的价格向一家国际人道主义救援机构售卖肺炎疫苗,又被他在纽约时报上长篇大论,口诛笔伐。

    而此刻,在蒋天遥口中,adrian简直就被描述成了一个媒体战士,追求正义而灼热的新闻理想。但放谢昭眼里,这不过就是一个哗众取宠,为了吃饭而不择手段的小记者罢了。唯独追着人咬的那股疯劲儿,倒与蒋小朋友如出一辙。

    ——你以后给我离他远一点。

    谢昭一句话刚涌到唇边,又被他咽了下去。这会儿说这种话只会让蒋天遥生气,准定适得其反。

    没必要。

    所以最后,谢昭只是不咸不淡地叮嘱了一句,公司里保密的事不要和记者多说。

    蒋天遥说他有数。

    谢昭一边开车,一边绝望地审视自己的灵魂。

    他似乎有点分不清,自己这么说是因为担心adrian可能会利用蒋天遥挖gxbio的信息进而报道,还是因为前天晚上,屏幕右上角一闪而过的那三颗爱心。

    谢昭正想得出神,只听蒋天遥一声尖叫——

    “哥,你开慢点!”

    一块“80”的限速牌“唰”得从车子右侧飞驰而过,驾驶屏幕上的箭头还指着“100”。

    gxbio。

    蒋天遥与王舜根据谢昭的要求,把二十几家备选药企刷到最后三家,但两个小朋友却为了最后应该选谁而吵了起来。

    蒋天遥认为应该选口碑更好,有过多次海外合作,以及在肿瘤创新药方面更有经验的燎宸药业。而王舜认为,应该选择股权结构简单,在药监局有人脉,新药平均审批时间最短的龙昌生物科技公司。

    两个人唇枪舌战地吵了半天也没什么结果。最后,王舜苦着脸,满眼都写着无奈。他长叹一声:“蒋天遥,真不是我说你,你是不是傻呀?”

    蒋天遥:“”你特么医科大毕业的,我燕大毕业的,到底是谁给你的脸说我傻?!

    王舜耐着性子和人解释道:“你想想,kimberly这么一款明星药,它的亚太战略,肯定是有一整个团队在背后操盘的。上面让我们查资料,那是为了增加实习生的参与感,锻炼一下我们搜集、整合信息的能力。说白了就是上面在让你做练习,锻炼你。你说的话,谁会真当回事啊?”

    “说实话,咱们写哪家药企都一样,昭总心里是有自己的判断的。这个报告本来就不是你蒋天遥想选谁,说难听点,你想选谁,nobody fucking cares。所以,这个报告是要去猜昭总心中想选谁。猜中了才有意义,明白吗?”

    蒋天遥听着,觉得王舜这话虽然说得难听,但似乎也有几分道理。他皱着眉头,瞪了王舜一眼:“那你怎么这么笃定谢昭他想选龙昌啊?燎宸在技术上这么多优势摆在这里,谢昭他又不瞎也不傻。”

    王舜:“”他对蒋天遥背后直呼老板全名这种狗胆包天的行为早就见怪不怪了。

    “可是你自己品品昭总的态度啊。”王舜不耐,“现在基本,就是在龙昌和燎宸两家里面选了吧?龙昌财团背后的董事长,昭总那是什么态度?亲自约见面,请吃饭。燎宸那边呢,他只派杨总去见人,自己从来不出面,最多电话会议聊几句。他心底孰轻孰重,你还看不出来吗?”

    蒋天遥奇道:“你怎么知道谢昭亲自去见龙昌董事长?”他哥都没和他提过。

    王舜白眼一翻,教育他:“别天天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多和不同的人吃吃饭,多留意一点茶歇间、电梯里,大家都在聊什么。这种事情,都是有风声的,自己留个心眼儿吧。”

    蒋天遥平时哪留意过这些事情,顿时无言以对。

    他盯着王舜看了良久,妥协道:“那这样吧,第一页,我们把各个企业的优劣势都总结一遍,然后第二页,把各自的想法单独写上去?”

    两个人改来改去,直到晚上十点,蒋天遥觉得文档有了个差不多,便提出:“要不就先这样吧?”

    王舜表示没有异议。

    蒋天遥考虑到王舜费劲心思就是为了在上级面前留个好印象,便主动把露脸的机会让给了他:“这个文档,要不就你发给杨总吧,cc的时候再添我一个就好。”

    王舜摆摆手:“没事,本来就在你电脑上,你现在就发了吧。”

    蒋天遥也不和人矫情,落款的时候还特意把王舜的名字放在了自己前面,点完发送,就回家洗洗睡了。

    他走的时候,王舜还盯着屏幕,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蒋天遥心想人住得远,特意叮嘱他一句:“早点回去。”

    王舜抬起头,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天遥你家境一定很好吧。

    蒋天遥闻言一窘,含含糊糊地说了一句也没有。

    王舜笑笑:“住得离这儿近的,都不会太差。”

    蒋天遥吐了吐舌头,没再说话。

    他心想,你可能不知道我有一个酗酒把自己喝死的爸和一个吸毒的妈。

    不过,他哥待他是真好。

    一念及此,蒋天遥心里的小尾巴又开心地摇了摇。

    谁知当晚十二点,蒋天遥刚爬上床,杨静在微信上给他又发了一个文件,并附言:王舜又整理了一份企业资料,里面有更多关于龙昌的细节,你看看。

    蒋天遥一口老血如鲠在喉。

    自打他从公司走后,王舜竟然连夜整理了一份为什么应该选龙昌的报告,单独发给了杨静与谢昭。而蒋天遥对此一无所知。

    或许杨静只是单纯地分享文件,但蒋天遥莫名就读出了几分“你不如王舜,学着点”的味道。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面对杨静这一条消息,胸中羞赧混着尴尬,气得半天说不上话来。

    明明就是应该一起交的文件,为什么王舜要在他们已经交了之后单独再交一份?

    补充材料也就算了,凭什么还把他蒙在鼓里?

    显得就他认真爱加班?

    就他资料查得仔细,想法多?

    王舜在蒋天遥心中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好感度,这会儿荡然无存。

    第二天一早,蒋天遥走进实习生办公室,放下包就冷冷地扫了王舜一眼。然而,王舜既没被蒋天遥的态度冒犯,也闭口不提他单独上交的文件,反而温和地向他问了个早。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蒋天遥只好脑补自己跳起来锤爆了这货狗头。

    更气人的是,下午开会的时候,谢昭竟然点名表扬了王舜后来补交的那份文件,还请他简单地讲讲为什么认为龙昌生物科技公司会是最好的合作伙伴。

    蒋天遥当场就和一串小炮仗似的,爆炸了。

    王舜说一点,他就反驳一点,倒是逻辑清晰,有理有据,王舜哪辩得过他。

    最后,王舜提了一嘴“生物仿制药”,用的是英语“generic drug”,只是发音的时候重音错了,本该在第二个音节的重音,被他发成了第一个音节。

    蒋天遥当场毫不留情地纠正:“是generic。”

    王舜受不了这难堪,猛然起身:“三点了,茶歇间上下午茶了,我去给大家拿点水果。”

    gxbio的茶歇间每天下午三点会放水果零食,还都是楼下进口超市的高级货。王舜也摸不准老板们爱吃什么,果盘里每样都拿了一点。他热情地把盘子推到两位老板面前,故意无视蒋天遥。

    被冷落的小朋友面上如常,心底冷笑一声。

    原本谢昭有点洁癖,工作场合绝对不会吃东西,特别是水果这种可能会滴渍的,他嫌黏腻。但今天,谢昭倒是饶有兴趣地一抬眉:“有蓝莓?”

    王舜腼腆地点了点头:“谢老师喜欢吃蓝莓吗?”

    蓝莓草莓向来是茶歇间最受欢迎的小可爱,但凡晚去一点,就只能吃甜瓜了。王舜一个实习生自然不好意思多拿,所以只舀了一勺。

    谢昭神情淡淡的:“去拿个小碗,再多拿点吧。”

    王舜乖巧地点了点头,连忙转身出去了,并在他的察言观色日记本里记了一笔——昭总喜欢吃蓝莓。但令他不解的是,直到会议结束,似乎都没人动过那碗蓝莓。

    会后,大家鱼贯出门,谢昭突然抬了抬手:“蒋天遥,留一下。”

    王舜闻言,警惕地一回头,却见谢昭用食指敲了敲一沓a4纸,神情不善。那模样,似乎是要训人,他连忙收起目光,低着头走了。

    等最后一个人关上了会议室的门,谢昭才卸下脸上冷冰冰的神情,嘴角微微一勾,对蒋天遥投去了逗小孩儿的目光:“怎么,气得蓝莓都不吃了?”

    说着他把那一碗蓝莓放到了蒋天遥面前。

    蒋天遥特别喜欢吃蓝莓,谢昭是知道的。所以,自打小孩儿住进他家之后,冰箱里的蓝莓几乎没断过,但这几个礼拜谢昭实在忙,忘了这茬,刚好公司今天有,索性顺着借花献佛了。

    偏偏小孩儿一噘嘴,不领情:“我不吃王舜碰过的东西!”

    “你几岁了?”谢昭随手给自己捡了一颗蓝莓,一抬眼,“难不成还要我喂你吃?”

    蒋天遥这才气呼呼地摸了一颗莓子。

    酸甜的液体在唇齿间炸开

    哦。好吃!

    很快,蒋天遥没忍住又拿了一颗,谢昭温和地看着他,眼梢紧绷着笑意。

    再后来,碗就很快空了,蒋天遥餍足地探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谢昭见人总算是冷静了下来,这才从文件袋里拿出一份文件,放在蒋天遥面前:“看看这个。”

    蒋天遥低头一扫,这竟然是王舜的简历与实习生入职资料。

    一寸照里的男生捯饬得精致耀眼,而籍贯那一栏,填的却是一个蒋天遥很陌生的地方。他想了老半天,才想起来这是西南边某个十八线农村,是那种出个一本大学生就可以上电视的穷乡僻壤。

    家庭情况那一栏,他家里还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

    蒋天遥突然就明白了王舜穷到吃土也要穿一身名牌的拿劲和虚荣,以及不择手段的讨好与投机。

    因为他必须使劲。

    所以他用力过猛。

    半晌,谢昭终于开口,却是无关话题:“之前,我问你为什么要做国际救援,你是怎么回答我的?”

    蒋天遥想了想,答道:“我们是大环境的受益者,所以我们更应该用自己所拥有的资源,去帮助那些处于弱势环境中的人。”

    谢昭伸手敲了敲王舜的资料:“其实这也是同一回事。”

    “没错,你学校比他好,英语比他流利,见过的世面比他广,鬼点子比他多,没他那么功利势利。为什么?因为相比之下,你是大环境的受益者。你拥有很多他没有的东西。”

    “我不认为王舜的急功近利有任何值得学习的地方,”谢昭平静地看了蒋天遥一眼,“但你咄咄逼人的优越感,也实在没必要。”

    蒋天遥垂眸,那张怼天怼地怼王舜的嘴在今天第一次熄了火,没有反驳。似乎,他终于又在谢昭这身冷冰冰的西装之下,看到那个白衣大哥哥的影子。

    过了许久,蒋天遥有点不好意思地舔了舔自己的小虎牙,细声细语地说道:“我知道了,哥。”

    送走了闹腾的小朋友,谢昭和杨静又坐下来聊了聊。最近大家翻来覆去,聊的都是同一个问题——kimberly的合作药企。

    公司请了专业的咨询团队来做战略规划,对方列出了一些选择的方向,而目前来看,燎宸与龙昌两家都符合要求。

    恰好秘书徐蕾敲了敲门,探出半个脑袋:“昭总,龙昌集团董事长邀请您一起去参加下周的科技创投会。他还说他媳妇儿的侄子也是学生物医学的,刚国外回来,特别崇拜您,所以打算带出来见见人,问您方便不方便。”

    谢昭点了点头:“这有什么不方便的。”

    徐蕾合上门,杨静看向谢昭:“既然他们要带小朋友,要不你也带个小朋友,出去见见世面?”

    谢昭不动声色地一挑眉:“你觉得我应该带谁?”

    “王舜的业务能力很强,也很主动。既然他一口咬定应该选龙昌,带他去本来也没什么。但他太功利了些,我觉得还是别太早让他尝到甜头,免得小孩子一飘,本末倒置。”

    杨静顿了顿,继续说道:“至于蒋天遥呢,有想法,敢说敢做,但个人立场似乎太过尖锐了些,小孩子脾气。”说着她微微一笑:“他就像一匹小烈马,全看昭总您栓不栓得住了。”

    谢昭犹豫了好久,最后拿食指轻轻敲了敲桌面,定下:“还是蒋天遥吧。”

    待杨静走后,谢昭在心底反复回味了一下她的评价——

    小、烈、马。

    谢昭一哂,这可不就怕他拴不住么?

    小提示:电脑访问进dushuzu.com 手机登陆m.dushu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