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穿成豪门恶毒寡夫[穿书] > 穿成豪门恶毒寡夫[穿书]
错误举报

19.同理心

www.dushuzu.com 读
    常清是不知道他对秦朗做的事情牵扯出多少事情来,他那重重的一脚,踢就踢了,废了他反而要拍手笑。_)读/书/族/小/说.网+_

    也因为知道自己多大力气,总觉得秦朗会报复,便从陆怔那儿借了一个保镖过来。

    陆怔对此觉得多此一举,因为他已经让人盯着秦朗的一举一动,若有异常,马上来报他。

    常清觉得并不保险,“你要是能监听他,倒还能有几分保障。”

    陆怔若有所思地说:“提上议程。”

    常清发觉陆怔对秦朗似乎更想像猫捉弄老鼠一样慢慢折磨。

    不过他也没什么劝阻他的意思,即使陆怔依然还没查出个所以然来。

    效率太慢了,常清还真的以为陆家这种势力的,查个事都是分分钟的事情,看样子原来不是。

    常清依然去了天星公司上班,也不知道是不是瞧见了他揍秦朗的样子,常清发觉张新宇对上他总是忍不住夹腿。

    他觉得蛮乐的,很委婉地和张新宇说:“我不经常那么对人。”

    张新宇木着脸,轻轻地“哦”了一声。

    此时正值午休时间,每个助理都有独立的小办公室,之间只隔着一扇窗户。

    张新宇做事大概过于严厉板正,一丝不苟,助理们总不大亲近他,他便一直独来独往,保持着这样冷淡的姿态。

    但是对于常清,他又不会那么严厉,甚至是过于温和了,在助理们的嘴里都传常清走后门进来有点背景,张新宇是为了巴结常清。

    其实也不是那样的,张新宇这样久经职场的人,看人也蛮准,有些人适合做属下,但不适合做朋友,有些人确是适合做朋友又适合做属下的。

    不会因为一时的亲近而怨恨之后的严厉,私事和公事虽然要分开,但总这样,也不免寂寞。

    他的女助理们又占多数,也不大适合亲近。

    而常清就是一个比较合适的人,张新宇总觉得他即使对他严厉一点,他也不会有什么怨言,那张漂亮的脸上分明的,左脸写着吃苦,右脸写着耐劳。

    天星总裁办的工作其实也不会那么忙,现在有了新老板了,张新宇这边就更不忙了。

    他还能有些时间和常清一起打游戏,这景象叫旁边的助理瞧见,也是惊奇的,这一下,张秘这部分的助理都开始散漫了起来。

    张新宇也不在意,反而对常清说:“从前上班摸不了鱼,现在一次性摸个爽。”

    常清笑了笑,没说话。

    张新宇玩游戏实力很6,带着常清上到了钻石,又带着他上到了王牌,让常清开心得不得了,天天上班等着过去和张新宇去开黑。

    这样的变化也全部落到了陆怔眼里,他心里忽然就生了疑,晚饭的时候,他状似不经意地开口:“后天我们一块儿去扫墓吧。”

    常清若无所觉地应下,又顿了顿,“陆适不回来吗?”

    陆怔平静地说:“才关进去三天不到,回来的话又要闹,烦也要烦死,要是我妈生到我这儿,天下太平。”

    陆花捏着筷子,眼泪滚落了下来,“二哥,你这么嫌弃我们,干什么不把我也丢进军校。”

    陆怔还真的作思考状。

    陆花连忙说:“我不去军校!你要是让我去,我就离家出走。”

    陆怔眉心拧起,“出息了啊,还离家出走。”他冷下脸说:“你敢离家出走,就别给我回来,正好省一口饭。”

    陆花:“……”

    她眼泪滚得更欢了,“我不吃了!”说着她就要站起来离开。

    陆怔猛地拍了一下桌子,陆花被吓得一抖,坐了回来。

    陆怔说:“把饭吃完。”

    陆花:“……”

    她流着泪捡起了筷子。

    常清:“………”

    他总觉得陆怔教育妹妹的方式特别像养狗,看这个样子,真是要多乖有多乖。

    常清又想,原先陆怔不管,任俩弟妹闹腾,现在有心管,倒也能管得好好的。

    这也是天赋吧?

    陆怔被陆花一打岔,都忘了继续和常清说话了,他是不大想看到大哥人走了没多久,常清就另结新欢的。

    按他那想法,常清起码得给他大哥守个三年再找对象才会比较合适。

    陆怔琢磨了一下,不经意地开口:“你心情不错啊?”

    常清愣了一下,“和我说话?”

    陆怔皱了一下眉,“难道和陆花说话?”他瞥了一眼默默流泪的陆花,冷哼了一声。

    常清“哦”了一声,回答他前头的问题,“是不错。”

    陆怔说:“上班开心?”

    常清唇角翘起一丝微笑,“嗯,挺开心的。”

    陆怔想了想,记起来常清的那个子公司是他请了一个高级经理人管着的,年薪忍痛开了个百万级别的,只想让那人将大哥最新的一个心血管好。

    他又努力想了想那个高级经理人,终于记起他的长相了,金丝眼镜,高个,相貌不差,藤校精英……

    有点危险啊,陆怔心里想。

    常清年纪不大,听大哥说也没读过几年书,高中辍了学,这样的人很容易被高学历学霸吸引,从而产生崇拜憧憬情绪,这种情绪又是那什么的温床…

    陆怔抿了抿唇,若无其事地说:“你有没有继续念书的打算?”

    常清一愣,他笑了起来,“我?我去念书吗?”

    陆怔点头,“我记得你高中成绩不错,要是继续念下去,考个一本学校不是问题吧?”

    常清想了想,却是没那个心了,“不用了,我不想念。”

    最主要是经历了社会,很难再融入学校那种单纯的气氛,也很难习惯。

    陆怔见他一口拒绝,也闭上了嘴。

    常清说:“你送人上学上瘾了吗?还想送我去学校。”

    他这个话说得有几分打趣的成分。

    陆怔说:“我是为您考虑,别被人随便哄,就给人家送钱,长着人脸,总干傻子才会干的事儿。”

    陆怔就是这样的人,该讽刺的时候一次不缺,嘴皮子一张一合讽刺力度都爆表,要是再配合他那双狭长眼睛瞥人一眼,那简直就是□□级别了。

    常清立即哑了,和陆花一样低着头扒饭。

    陆怔还没问出常清这天心情这样好的原因,却也不大好问了,他琢磨着那个叫什么乔然的,得敲打一下。

    陆怔吃完饭就去书房打电话了,全然不管乔振然何等懵逼。

    餐厅只剩下常清和陆花。

    陆花那总爱嚎的性子改了改,只是哭的本事越发出彩,这时候竟还是面无表情地流泪,生生哭出了冷漠来。

    常清低着头给她夹了一个鸡翅,“你不是喜欢吃吗多吃点。”

    陆花哼了一声,“不用你管。”

    常清叹了一口气,说:“你做什么对我这么大敌意,我哪里对不起你了?”

    陆花擦了擦眼泪,说:“你是狐狸精。”

    常清说:“是是是,我是,那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吗?”

    陆花说:“你是狐狸精。”

    常清气笑了,“你知道人类的本质是什么吗?”

    陆花看了他一眼,冷漠道:“不知道。”

    常清说:“人类的本质,就是复读机,我是狐狸精,你是复读机。”

    陆花:“……”

    她抽了几张纸,响亮地醒了一下鼻子,才慢条斯理地说:“狐狸精。”

    常清:“复读机。”

    “狐狸精!”

    “复读机!”

    “狐狸精!!”

    “复读机!!!”

    “………”陆花傲慢地抬起了她的头颅,说:“我不和你计较了。”

    常清说:“那我可真是谢谢您嘞。”

    陆花沉默了一会儿,叹气道:“其实我们都可怜,我二哥根本不是人。”

    她这时候对常清的态度多了几分松动,她其实也不是特别特别讨厌常清,只是形势所趋而已,这几天她倒是感觉,常清和她一样都在被陆怔压迫。

    由此还产生了几分惺惺相惜的革命友谊。

    常清也跟着叹了一口气,“的确。”

    陆花眼睛一亮,战友情便越发浓郁,她擦了擦收放自如的眼泪,伤心地说:“他一点都不好,他从小就对我和三哥很不好,那时候还有大哥管着他,现在大哥不在了,他倒真的随心所欲了。”

    常清不大喜欢她说起大哥这两个字眼,本来还不错的心情立即就像被触动了开关,哗啦啦地低落了下去,“……他也是为你们好。”

    陆花抿着唇,说:“我知道他,我哥说我爸爸说过二哥。”

    常清耳朵动了动,抬起眼来,有几分好奇了,“你爸说他什么了?”

    陆花说:“我爸爸说他没道德感,没有同理心,反社会,天生坏胚。”

    “……”常清越发好奇了,“怎么说?”

    陆花舔了舔唇角,见他感兴趣,八卦的劲头彻底盖过了对狐狸精的不满,“……这样啊,我就和你说,他真的很坏的,小时候他就经常惹事,害大哥总替他挨打,他都不记好,还是一直惹事,有一个事儿,是我三哥和我说的,说杜家小姐来我们家玩,带了一只小杜宾犬过来,她带过来也没牵绳子,结果小杜宾犬发疯了,冲我二哥狂吠,也没咬他呢,我二哥就把狗揍了,揍了个半死,杜家的哭着叫救护车,车还没来呢,二哥就扳着它的脖子,把它脖子给‘咔嚓’一声折断了。”

    常清忍不住催:“然后呢?”

    陆花见他那求知若渴的模样,心里一个得意,唇边泛出一个笑来,“然后啊,然后杜家的就很生气,问他为什么弄死它,我二哥说:看它难受,不如死了痛快。杜家的气死了,告了我二哥一状,我爸就揍他揍了个半死。”

    “那时候我三哥就听我爸说管不住二哥。”她摇了摇头,说:“一点同理心都没有,哪会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你看看他,我这么娇嫩的妹妹,对着他哭得梨花带雨,他倒好,什么反应都没有,一点都不心疼我。”即使有哄的时候,大多都是在敷衍。

    常清望了望天花板,又垂眸看她,“那时候他多大?”

    陆花皱眉想了想,“有10岁了吧。”

    常清没说话,过了一会儿,才说:“是有点过分。”

    陆花得到了赞同,不由得更得意,得意之余,又大有生不逢时之感,“现在这家里说一不二的就是他,太惨了!”

    “我三哥一个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阿宅,让他去军校,我都不敢想他有多苦。”

    “他根本不在乎我们,也不关心我们,更不关心我们想要什么,他就是一个暴君!以后他也一定不是什么好爸爸!我未来的侄子侄女,好苦!”

    陆花又支哇哇地叫起了苦来。

    常清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完了又说了句实话:“陆适那性子,去军校的确能磨练磨练。”

    大抵上真心话没法和陆花讲的,她一听这个话,脸就立刻变了,“你,你!”她气鼓鼓地指着常清说,“好啊,我就知道,你也不是个好的,你竟然帮二哥说话?”

    常清说:“我说的是实话。”

    陆花气道:“什么破实话,你知道我哥哥多娇贵吗?我们这样的人家,男孩女孩都娇贵,军校是什么人去的地方?都是泥腿子!农民!不会读书又穷的人才去的地方,我哥哥怎么能去那种地方?”

    常清觉得这丫头眼高于顶的性子一时之间也是很难改了,他忍不住顶她道:“我寻思着你哥也的确不会读书啊。”

    陆花大骂:“屁!我哥有钱!你知道我们都是有股份和各种不动产的吗?我们都很有钱!”

    常清说:“你们没成年,有钱也用不了啊,那就不算你们的钱,陆怔不想给你们用,你们就是穷光蛋啊。”

    陆花语塞,气焰瞬间消了一半,“那迟早都是我们的钱。”

    常清说:“那现在的确不是你们的钱,有问题吗?”

    陆花:“………”

    常清说:“陆适又不会读书,又是个穷光蛋,去念军校,有问题吗?”

    陆花眼泪喷薄而出,“强词夺理,我不和你说了!!”

    常清摊手:“行,我不和你扯这事儿,我想问你,你那校花弄得怎么样了?花了五百万,难不成没拿到?”

    陆花一僵,眼泪流得更快了,这时候却是真正的委屈了,“我………”

    常清看着她的脸色,叹了一口气,轻声说:“怎么说我也算你嫂子,是你长辈,你二哥没时间管你,你有事的话,大可和我说。”

    陆花别扭道:“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

    常清说:“真不和我说吗?”

    陆花没吭声。

    常清说:“那就算了。”

    他作势要起身走人,陆花叫了起来,“你一点都不诚心!说要帮我就这样走了?”

    常清又做了回来,轻声说:“你哪儿是我小姑子,你分明是我祖宗,祖宗,这样行了吧?够诚心吗?”

    陆花擦了擦眼泪,别扭道:“你不准笑我。”

    常清比了个发誓的手势,“我要是笑你,我喝水塞牙缝,走路摔跤,成吗?”

    陆花这才松口气,她支吾着说:“那笔钱……被人吞了,他不还我了。”

    常清:“………”

    小提示:电脑访问进dushuzu.com 手机登陆m.dushu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