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综]奈落一家子的日常 > [综]奈落一家子的日常
错误举报

10.第十章

www.dushuzu.com 读
    第十章

    阴刀陷入了沉默中。(百度搜索"读书族小说网",最新章节免费看)

    “无法控制的另一半”是什么?“做的事”又是做了什么?

    三花肥猫将目光放在了阴刀身边的神无身上。

    “她是?”

    “她是……呃不对,你是谁?”阴刀突然发现了不对,他为什么要在这里和一个完全不认识的猫咪妖怪说话?

    三花肥猫的头上冒出几个生气的“”,“我是猫咪老师!猫咪老师!”

    阴刀忍不住吐槽道:“这是名字吗?如果是的话也太敷衍了吧?对不对神无?”

    神无默不作声的跟着点了点头。

    “看吧,她也觉得很敷衍了。”

    愤怒的猫咪老师猛的起跳,然后就要来上一套猫咪十八抓……结果被从屋子里跑出来的前面一把扣住,只能在少年的怀里撒泼了。

    “抱歉!”

    “笨蛋夏目!要道歉的明明是这个失礼的阴阳师才对!啊!还有他旁边那个怪异的小女孩!都不是好人!夏目你不要被骗了!”

    被称作夏目的少年牢牢的抱着三花肥猫,关注的重点却是其他,“阴阳师?”

    阴刀点了点,“嗯……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夏目表情有些纠结,他将视线放在了一直十分乖巧站在一旁也不说话的神无身上……

    迟疑片刻,夏目还是说了出来:“我有些事要说……不过,我不知道这个孩子是不是能够信任。”

    阴刀对神无自然是信任的,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就点了头,“当然。”至于这个少年要说什么会说什么……阴刀觉得那应该就是为什么他会直接喊出“奈落”这个名字的原因了。

    而且目前看来,他们喊的“奈落”其实不是在喊奈落,而是在喊他……

    阴刀已经隐隐有种预感,可能……他们认识的其实是自己了。不过,自己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往食骨之井那里去了。

    自从食骨之井那里建起了日暮神社之后,犬夜叉就像是那个神社被驯服了的妖怪一样,守着神社不离开了。

    可偏偏在十几年前的神社主人有了第一个女儿之后,犬夜叉那家伙又不敢出现。只躲在暗处守护着神社。

    这前前后后的,阴刀就算有了人类的身体,可因为总是和奈落缠在一起,身体上就有了奈落的味道。如果是人类,当时是闻不到奈落的味道的。可妖怪、特别还是犬妖,那味道就像是黑暗里的一点光,别提多明显了。

    再加上阴刀和奈落身体分开都有上百年了,而这个猫咪老师和夏目却是知道他是妖怪的……也就是说……他们之前见到的很可能是几百年前的自己。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阴刀倒是有些小惊讶了。

    因为阴刀对神无毫不犹豫的信任态度,虽然夏目有些担心,但还是带着阴刀进了屋子,在他的房间里谈事情。

    谈什么事情呢……谈奈落名字的事情。

    阴刀越听,表情越平静,越听,心里就越慌。

    一方面,神无的本体镜子——现在已经缩小被她挂在脖子上当做一个普通的吊坠了,可以当做监控一样的设备联通着两处。而出门前,阴刀选了神无跟着之后,奈落就要去了镜子……可想而知,奈落现在和在看直播是没什么差别的。

    另一方面,阴刀研习了阴阳师的各项知识之后,对妖怪名字的重要性是很了解的。

    如果是被强行拿到的名字,约束性有,可还在能够接受的范围内。但如果是自愿的……

    总之,那名字对奈落来说,算是他明晃晃的一个弱点了,而这种弱点,就在一个人类少年的手里。

    事情从夏目——也就是那个少年,从他的嘴里听来其实很简单。不过就是一个叫做“奈落”的妖怪,因为对自己身体里所存在的另一面不放心而将自己的名字交了出去。

    这种行为,无异于将性命托付了出去。

    “虽然你将名字交给我没有太久,可是,今天我看到你的时候,说实话有些惊讶。因为你说你是‘一个’妖怪,但是我今天看到了你,还有你身旁那个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的妖怪。所以我就在想,是不是这么短的时间里,你们就成功分开了。如果是的话,我就不用将你的名字拿在手里了,而是应该把它交还给你。”

    猫咪老师在夏目身边趴成一团肉球,盯着阴刀仔细打量:“不过,本来也是准备找你说这个事的,但是现在看来,你们不仅仅是分开了,你怎么还成了人类?”

    阴刀在思考自己回去之后会面对怎样的狂风骤雨——无果。

    “这个说来话长……不过你们这么一说,我大概知道是什么情况了。我忘记了这件事……也不是因为奈落。啊对了,名字应该怎么还?”

    夏目见阴刀没有要告诉他前因后果的意思,也就不再追问。

    夏目说道:“你要把名字还给他吗?可是那时候你不是说他很危险,你没有办法阻止他?”

    阴刀扯了扯嘴角,都不太敢往神无的方向看了。虽然他知道坐在身边的不是奈落是神无,可是,奈落拿着的镜子所看的视线,也就是神无的视角。

    他现在浑身上下都写满了心虚气短。

    阴刀勉强的笑了笑:“不,不用了,我现在有办法了。”

    猫咪老师舔了舔爪子,意味不明的看着阴刀说道:“如果他很难办的话,你应该留着写了他名字的纸,这样的话,你不是就能控制他了吗。”

    “不,我没有这种想法。”阴刀尽量给自己一点挽回的余地,至少要尽量的减轻奈落的怒气值,“我从来就没有想要控制过他。如果当时是我交出的名字,那也是因为我很担心……那家伙从来就不知道分寸。他要做的事,总是会引来一些人想要诛灭他。所以我想如果有了这个,可能就会好很多了。不过他若是出了事,我也是连带着一起的,所以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控制他。只是,他要是死了,我也不会独活。”

    夏目愣愣的看着阴刀,然后松了一口气,“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太好了。”

    阴刀疑惑地看着夏目。

    猫咪老师伸了个懒腰,“啊,因为我说你当时交出名字就是为了弄死身体里的另一半。”

    阴刀尴尬的笑了笑,突然决定自己为什么不提前捂住它的嘴巴呢,又或者为什么不带白夜而是要带上神无呢。

    在阴刀的自我怀疑中,夏目将名字还给奈落。

    阴刀也不清楚坐在家里的奈落会不会有什么特殊的感觉,不过不论怎么说,有神无在他旁边,镜子又在奈落手里……奈落这一次可能真的要生气了。

    任谁知道自己一直以来都和和睦睦的半身,其实早在几百年前就给自己埋了个大坑,任是谁都不会开心。

    奈落那个性格的就更不会了……

    阴刀向夏目少年道了谢就匆匆离开了。

    倒是夏目和猫咪老师又猜测了一番一个妖怪是怎么能够变成了两个的,这两个其中一个还是人类。

    夏目那边的困惑不提,阴刀和神无赶回家之后……就发现山上笼罩着他们现住址的结界内已经片草不生了。

    阴刀刚走到门口,炎蹄就已经用马头顶开了大门,然后绕道阴刀身后,要把阴刀推进去。

    看样子情况确实是有些严重了。

    “你做了什么?”靠在一边的神乐用羽毛扇轻轻扇着风,慵懒地遮着自己的下半张脸,“瘴气对我们虽然没什么影响,但是一直这么下去,也是很难受的。”

    “看情况奈落气的不轻。”影郎丸幸灾乐祸的笑了,“这种样子真的是好久没见了。”

    阴刀匆匆摸了两下炎蹄安抚他,“为什么你们就觉得是因为我?”

    白童子从一边走出来,理所当然地说道:“除了因为你,他还会因为其他的事这样吗?”

    要是是因为其他人,怕是奈落早就出去将那些让他担心的事解决了。

    唯独只有因为阴刀,他才会这个样子,明晃晃的告诉阴刀他生气了,让阴刀想办法。

    他甚至都不敢破坏这个房子。

    白童子嗤笑一声,这样子的奈落,完全不像是那个被犬夜叉他们恨得牙痒痒的半妖奈落。

    “你们自己管好自己,我先进去了。”阴刀没空和他们闲聊,只提起宽大的裤脚,踩上木质地板,就匆匆的向房间走去。

    梦幻之白夜看向始终都站在一旁的神无,“神无,你们去做什么了?”

    神无回看白夜,然后摇了摇头。

    赤子看了一圈,没发现悟心鬼和无双……那两个家伙,前者可能已经睡着了,后者……谁知道在做什么。

    *****

    阴刀回到自己和奈落房间的时候,房间里黑乎乎的,本来就是夜里,又没有点灯,阴刀只凭借外面的月光模模糊糊的看清楚了坐在房间内背对着自己的奈落。

    阴刀回过身将门关上,遮挡住了外面的月光,摸索着往奈落走去。

    “奈落……”阴刀试探着喊了一声他的名字。

    没什么反应。

    阴刀脚下小心的摸到了奈落旁边,他松了一口气,慢慢的在奈落身后坐下,“你从神无镜子那里知道了吧?”

    奈落没有回答,阴刀也就继续说了下去,“那时候我只知道名字是契约,但是你和这个契约隔着时间和空间的不同,我想着没什么用处……”阴刀试图解释,但是说了几句,却发现他自己也没办法理解,“……对不起。”

    “我不应该把你的名字就那么交给别人的。”

    阴刀不记得当初为什么会这么做了,但是他多少还是能猜到一些的。

    虽然系统现在已经不怎么发布任务了,可在最开始,系统的任务还是挺多的。那时候,只要有积分,就算是再稀少他也会做。

    最初的他和奈落的关系,也没有真正的里外和谐。

    他想要从奈落身体里离开,奈落……最初对他也不是完全的信任。

    因为至今为止,阴刀都记得奈落有时候清醒了也不会说话,而是偷偷的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

    虽然他可以给自己找借口,说夏目和奈落阴刀不是一个时空,最开始他甚至也以为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才放心的交出名字的。

    可那样就太狡猾了。

    这不是理由。

    阴刀抬手揪住奈落的袖子晃了晃,放下矜持认错道歉,“我错了。”

    窸窸窣窣的声音,奈落转过身来,血红的眼睛盯着阴刀看了半天,“如果是为了提防我的话,就算是交名字,也不应该是交给这个夏目。按时间来算,你和我分开已经有几百年了,也就是说,你把名字给那个人类是为了让他们阻止我乱来这种事,是不可能的。”

    几百年后的人,拿着奈落的名字,想要阻止几百年前的奈落搅风搅雨,这本身就是一个悖论。

    奈落发现了这个盲点,所以阴刀肯定不是为了那种事情才把他的名字交出去的。

    因为这说不通。

    “就是……我换身体的那种能量。我之前也说过,做一些事可以换取能量,把你的名字交出去,就能获得。”

    那种不和逻辑,又没有任何根据的任务积分,阴刀在很久以前说了奈落也听不太懂,但过了这么久,阴刀早就换了另一套说辞让奈落大概也接受了。现在再重新告诉他系统也已经没什么必要了。

    更别说系统现在也都基本处于半养老的状态了。

    奈落得到了解释,但要是轻轻松松的就这么被哄好了他也不太爽利,于是他意思意思的表示了一下他一时半会儿不会消气,当天晚上他果然就满足了一番……人类的身体和妖怪的身体契合度勉强还行,但要是奈落想要完全满足一次阴刀接连几天就都要呈现虚弱状态……所以奈落往往大部分时候都是处于欲求不满的状态中,虽然不是禁欲,但七上八下的吊在半空中的感受也不会太好。

    *****

    阴刀本打算第二天去把神无他们即将就读的学校去看看,可奈落的一番折腾后,阴刀就只能在家里修养了几天。

    等到他修养好了,正好他也可以去拿自己的户籍资料以及去办理买房等相关事宜了。

    当然在这几天,scepter 4也没有闲着,他们等到了已经查明了“奈落”这个妖怪资料的花开院家的人。

    来到scepter 4的是花开院家新一代的阴阳师花开院龙二。

    毕竟要资料的是七个王权者之一,派来的人也不能是他们家族太差的人。

    双方短暂的互相介绍之后就直接的迎来了正题。

    “在告知青王您资料之前,我们花开院还有一件事情需要知道。”

    宗像礼司点了点头,“什么事?”

    “您是怎么知道‘奈落’这个妖怪的?”

    宗像礼司双手交叉,靠在了身后的椅背上,“我见到了一个自称是奈落的妖怪。”

    花开院龙二目光微闪,“在哪里?”

    宗像礼司勾了勾嘴角,“这件事就不方便告知了。不过看样子,这个奈落似乎是很有名的妖怪?”

    花开院龙二只暂时压下了心中的沉重,“当然。不过奈落这个传说中的妖怪活跃的时间是在五百年前。”而他们家族最鼎盛的时期在四百年前,正好错过了。

    “在我们家族流传下来的卷轴中记录的奈落,并不是能力特别强大的妖怪,但是他却是十分狡猾的妖怪。屠城、屠村都是他的‘战绩’。那个时代十分出名的除妖师一族,也是被他全数杀害。也有许多的灾害记录是因他而起,不过卷轴上却是写着他也是在五百年前就应该死于当时的大妖怪杀生丸以及犬夜叉等人手里。”

    宗像礼司回忆起了他们说的“没什么特别的经历”……如果真的是本尊的话,那么那个男人身上的压迫感就有迹可循了,

    花开院龙二说道:“所以他的危害和一般的妖怪完全不同,如果青王知道他的踪迹,希望能尽快的告知阴阳师。”今年可真是糟糕的一年,不仅仅大妖怪羽衣狐有了动静,就连这么多年前的妖怪也冒出了头……卷轴上除了记录“奈落”的残忍之外,更多的是写了他是一个十分难以杀死的妖怪。往往你以为他已经死了,却其实他还有很多活命的办法。

    当然,那里面也有一些有关于当时事情的中心点四魂之玉,不过在四魂之玉已经消失在历史中的当下,这些就不太重要了。

    流传数百年的阴阳师世家里的这些卷轴,都是历代阴阳师的瑰宝,也是他们用血和生命获取的信息。

    而这种妖怪偏偏在羽衣狐出世的时候出现,花开院家很难不将他们联想到一起。

    宗像礼司想到的却是那十几个人吵吵闹闹的讨论房间问题的场景。

    不过如果是这样的话,等到下一次他们来,scepter 4就要做好准备了。

    至于阴阳师家族……术业有专攻,对付妖怪,还是要阴阳师来。

    宗像礼司说道:“事实上前两天有一群妖怪来我这里办理户籍资料,是他们自称是妖怪的。”如果仅仅是一般的妖怪他不会太在意,可如果是危害性太大的,就不能够放任不管了。

    “那……”

    “差不多就是这几天他们应该会再来一趟。”

    花开院龙二松了口气,“那么,我会让花开院家尽快的安排阴阳师过来。”

    等到花开院龙二离开,淡岛世理才向宗像礼司询问:“室长,你是打算帮他们抓妖怪吗?”

    宗像礼司站起身看着落地窗外的车流说道:“不,我也不太确定那些人是不是妖怪。不过谨慎一些倒是没有错。毕竟出了问题可就糟糕了……”

    小提示:电脑访问进dushuzu.com 手机登陆m.dushu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