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摄宠王妃 > 摄宠王妃
错误举报

第257章 袒护

www.dushuzu.com 读
    成北不知何时闪到来了苏浅浅面前,抓住了宁王妃的手,宁王妃用力挣了两下,成北指骨收紧,挑挑眉冷声道:“宁王妃,您可得想清楚了,这巴掌若是落下去了,整个宁王府得是什么下场。(百度搜索"读书族小说网",最新章节免费看)”

    宁王府什么下场,满院子的人都猜得到。

    上回宁段柔的手差点打到苏浅浅就被削掉一根手指,今日宁王妃发疯打了苏浅浅,或许摄政王会叫那宁王妃后悔今日的所作所为吧。

    “你们!”宁王妃目呲欲裂,满面雷霆瞪着苏浅浅,眼底数不尽的不甘。

    苏浅浅感觉到了那道满怀仇恨的目光,一时心底那股子作祟的心虚消弭渐散了,若不是宁段柔设计害她,还差点害了秀秀,又怎么会得到如此下场。

    有年纪大的婆子拿了两张薄被裹着两具活色生香的身躯从房内出来,一人已经昏死了过去,露出的手掌脚尖都是凄惨的血迹,还有一人神志尚清,哑着喉咙反抗了一下,从被子里滚出来,白花花的身子暴露的人前。

    那一身的青青紫紫的痕迹实在污秽,妇人们忙将自家女儿拉到身后,嘱咐她们可不能像宁王府的女儿那般不要脸。

    宁王妃扑上去扭打那些办事不利的婆子,双目血红护住女儿未着寸缕的身子,“混账,王府养你们干什么吃的!”

    她知道今天女儿瞒着她有事,还以为女孩子家家的小打小闹并没放在心上,可越来越不心安,还未赶到慈恩寺的山门就听见女儿出了事。

    还是这样的事。

    “段柔啊......您怎么这么命苦啊......”

    婆子们大气不敢出一声,看了眼满院的人,男人,女人,耳边满是宁王妃的谩骂声,她们的主母向来是喜怒不形于色,是端庄优雅的,从不曾像现在跟个泼妇骂街似的。

    她们终是认命地去把宁段柔扶起来,用被子裹好,抬起了别的赶紧的禅房,派人请了大夫来。

    成北对苏浅浅做了个“请”的手势,苏浅浅茫然地抬头,眸中清寒,当她看到了人群中的夜夙时,心底浓烈的不安顿时化开了些。

    还好。

    她还有夜夙。

    夜夙朝她伸手,深邃的黑眸里夹杂着缱绻的笑意,显然在如今的场面里有些违和,甚至是格格不入,“过来。”

    苏浅浅吃了颗定心丸,深吸一口气走过去。

    宁段柔这事惊动了大理寺。大理寺卿和刑部尚书马不停蹄赶到了慈恩寺,并且将无关人等都遣送下山了,诺大的神圣佛殿中,审起了世上最污秽的案子。

    方夫人也从家中被请来了,甫一看见满身血迹昏迷不醒的女儿,气得咬牙冲去正殿找夜夙评理。

    “大人!小女自幼谨言慎行恪守礼仪,如今竟被这么个蛇蝎心肠的女子毁了!您可得为我们做主啊!”

    方夫人跪在佛祖菩萨面前哭得肝肠寸断,淳于夫人面色纸白,若不是洛天赐力气大扶住了她,怕她也要受不住今天这等刺激摔在地上。

    宁段柔,方嘉嘉,苏浅浅,这三人几乎都是她眼皮子下长大的,究竟谁害谁她无法分辨,所以在大理寺卿诘问她的时候,她只缓缓摇头说一概不知。

    夜夙坐在临时搭建的长案前,挑着一双细长凛冽的眼扫向宁王妃,声音比之三九天里的冰棱柱子更刺冷透骨,“宁王妃咬口就说是本王妃的设计害了宁段柔,可有证据?”

    宁王妃偏拿不出证据。

    她的女儿什么德行她是知道的,蠢成那样......以往她还觉得女儿蠢些便蠢些,宁王府反正能护她一辈子,如今却是护不住了。

    宁王妃疯疯癫癫一心想要为女儿讨回公道:“夜夙,你休要再袒护苏浅浅,你同我去宣政殿上在皇上面前对峙!你休要袒护苏浅浅那个贱人!”

    “苏浅浅胆大包天陷害皇室宗女,这么歹毒的女人你也敢放在身边?”

    “贱人!贱人!!等段柔醒来告发了你,有你去牢里哭的时候!”

    众人看向宁王妃,目光都带着几分怜悯。

    夜夙周身的气压极低,丹凤目明明是带着笑意的,偏嘴角的弧度愈来愈深,颇有几分玩味,“皇姐,注意言辞。”

    宁王妃身子一僵,被夜夙话里的寒意浇了个透心凉。

    夜夙眸光森冷,转头看向成北,道:“催人去将宁小姐请出来,就让她来好好的同本王的王妃对峙,看看是谁算计谁。”

    成北拱手应下正准备去后院,宁王妃拦住他,看向夜夙冷冰冰的一张俊颜,歇斯底里吼道:“夜夙!”

    夜夙什么心思她哪能不知道,若是现在去请宁段柔过来做人证、忍受非议,那还不如直接杀了她。

    素月低垂眉眼从人后走出来,“宁王妃,秦月可以证明摄政王妃同宁小姐此事并无瓜葛,初到寺中时,摄政王妃同我去了后山赏景,然后就回了我的禅房。至于宁小姐和方小姐为何在摄政王妃空出来的那间禅房里出了那样的事,怕也只有她们二人心中最清楚的。”

    方夫人大声喊道:“你胡说!”

    素月笑了笑,“太尉夫人,此事后山的人都看见了,做不得假,你若偏说摄政王妃设计你女儿,可有人看见摄政王妃出现在那间禅房外了?”

    刑部尚书点头附和,方家宁家咬口苏浅浅陷害了她们的女儿,那得拿出证据啊。

    没证据,凭她们两家人叽叽歪歪地喊着讨公道,还要摄政王坐在这里做什么。

    宁王妃派人去找了寺里的方丈和小沙弥,皆是没人去过那里。

    还说那里荒僻,不曾安排香客入住。

    这事就有些扑朔迷离了。

    慈恩寺的方丈站出来,头上八个戒疤,慈悲的面容像极了大殿里盘腿而坐的神佛,他说道:“诸位大人,老衲给王妃安排的禅房并不是那间,原本是在西侧淳于夫人隔壁的。”

    问题出在了引苏浅浅去禅房的小沙弥身上。

    夜夙笑着对苏浅浅道:“浅浅,那个男人若叫你再看一遍,你可还认得?”

    苏浅浅站在他旁边,石榴红色的衣袖按在夜夙背后的椅背上,她郑重地点点头,道:“认得。”

    夜夙道:“成北,把人带上来。”

    小提示:电脑访问进dushuzu.com 手机登陆m.dushu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