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天苍黄 > 天苍黄
错误举报

第862章 静明酒会(上)

www.dushuzu.com 读
    马车轻轻晃动,薛泌摇晃下脑袋,将窗帘打开,夜风吹拂,酒意略微消散,脑子清醒少些。

    慢慢想着今晚的事情,细细思量自己所言,觉着自己已经将情况放出去了,不过,他们能领会吗?

    薛泌还是拿不稳,王奋,小赵王爷,陆峤,太原王世子,薛泌忽然有了疑问,他们怎么会在一起?

    王奋到帝都已经三年了,最初看是为了与柳寒的争夺,可往深里想,未必不是为王家重返帝都作准备。

    进一步想,王家那位老祖宗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小赵王爷这混世主怎么也裹进来了?

    薛泌隐隐觉着这事没这么简单。

    朝局就是这样,看着简单,顺理成章的事,可往深里想,恐怕就没那么简单。

    薛泌想了一会,觉着脑仁疼,想不明白,过了会,便沉沉的睡了,等被叫醒时,已经到家了。

    第二天,到尚书台,依旧是众多的弹劾,潘链很有耐心,一封封的看,一封封的转,很显然,这是皇上添堵,薛泌有脚趾头想都知道,皇上压根不会看,会全部留中,堆在某个角落吃灰。

    倒是另一封奏疏,秦王上疏,请求调整雍凉两州兵力部署,要从雍州抽调三万边军入凉州,以备吐蕃再次犯边。

    但要调兵入凉州,需要粮草,需要军饷,太尉府还要拟定行军路线。

    薛泌思索片刻,认为秦王的顾虑有道理,便批转皇上,建议同意秦王所请,同时请太尉府给出行军路线。

    太尉潘冀,在塞外大捷后,便向皇上请求辞去太尉之职,潘链坚决反对,这段时间,秋云和曹晃都在太尉府,协助潘冀。

    从这个动作看,皇帝有意同意潘冀辞职,让秋云或曹晃取代,可不管是秋云还是曹晃,尚书台恐怕又有一番变化。

    照惯例,这样重大的军事行动,要交给尚书令潘链看,可薛泌犹豫片刻便自己作主了,交给小太监,送漱芳斋。

    潘链连续看了十几封弹劾张猛,要求废除新税制的奏疏后,觉着疲倦了,揉揉太阳穴,抬头看看薛泌。

    清清嗓子,潘链问起皇上对秦王奏疏的看法,薛泌扫了眼延平郡王和左辰,俩人都很抬头看着他。

    尚书台现在比较冷清,蓬柱在主持上计,非必要不会来尚书台,秋云和曹晃在太尉府,协助潘冀。

    在场的四人中,只有薛泌知道皇上如何处置秦王奏疏的。

    “应该留中了。”薛泌笑道,神情不变:“皇上很生气,可秦王的顾虑有道理,雍州的情况与扬州不一样。”

    说完拿起一本奏疏,这是扬州的,居然是柳寒上的疏。

    薛泌有些好奇,柳寒到扬州后,很少上疏,上次上疏是谈查抄的赃银的事,这次又是为何事呢?

    “唉,皇上是越来越固执了,也不是张猛灌了什么迷魂汤!”潘链嘀咕道。

    延平郡王看着薛泌,似乎要从他的神情中作出判断,得出结论,半响才试探道:“张猛和蓬丞相也同意?”

    “他们是不同意,可没办法,西边离不开秦王,”薛泌随口道:“再说了,皇上只是留中,并非不处理,估计还没想好吧。”

    这话说得通,秦王不是普通的藩王,对他的建议或担忧,皇上还是必须考虑的。

    薛泌答时,潘链和左辰都在凝神细听,延平郡王叹口气:“想来,秦王这些年在西边也够为难的,雍北年年旱灾,凉州本就苦寒,边患又重,真是难为他了。”

    说起这点,尚书台内立时响起同情的叹息。

    “是啊,这些年,朝廷对西边的支持比起先帝时,少了很多,秦王也够为难的,唉。”

    “先帝时,雍北开榷场,后来又在北地郡开榷场,这两处榷场收税不知多少?”左辰皱眉问道。

    延平郡王想了下:“嗯,雍州方面有报,北地郡的榷场每年大约能收入十万左右的税金,雍北的榷场要少些,八万左右。”

    “十八万!”潘链有些惊讶,这十八万在江南或冀州,看上去不起眼,可在雍州却是不少的,朝廷每年给雍凉两州的补贴也不过百万左右,这两个榷场的税收便接近朝廷补贴的两成。

    “王爷太实诚了。”薛泌笑道:“我估计超过二十万,一般下面上报都层层减少,秦王估计也不知道真实的到底多少。”

    “是这个理,”延平郡王也笑了,思索着问:“既然雍州可以开榷场,凉州行不行呢?能不能在凉州开个榷场?”

    “这个”薛泌没想过,潘链想了想:“或许吧,要不给秦王去信说一下。”

    “我看不必了,”薛泌这下反应过来:“现在西边不太平,吐蕃明年会不会再度犯边,凉州要开榷场,恐怕还要等吐蕃安分后再说。”

    “是这个理。”延平郡王反应很快,立刻明白了,凉州主要是西域商道和吐蕃,如果吐蕃不安分,无论西域商道还是吐蕃,那么这个榷场就没必要。

    几个人从秦王说到榷场,又说到吐蕃,吐蕃果然如朝廷判断那样,在六月突袭西域,一举拿下高昌,西域震慑,但这时,西域各国陷入内乱,各国互相开战,已经无法形成合力,对抗吐蕃。

    “西域估计一到两年内,就会落入吐蕃之手。”潘链作出了自己的判断,左辰三人也赞同的点头。

    三人都没有多想,反倒有种轻松感,吐蕃将主要力量投向西域,凉州就安全了。

    至少朝廷不会花银子了,可以喘口气了。

    房间里再度陷入沉默,今天薛泌换了本奏疏,居然是柳寒来的,柳寒报告最后一批赃款的处理经过,同时正式建议在吴郡设市舶司,管理海外贸易。

    薛泌心里暗笑,这柳寒还真是个商人,什么都能想到生财的方式,想了想,提笔批了,自然是支持。

    房间里安静下来,薛泌连看了数封奏疏,都没什么意思,进尚书台后,薛泌慢慢知道了,尚书台看上去位高权重,其实很多时候都在批这些无聊的奏疏,大多数时候都挺无聊的。

    一天下来,薛泌双手展开,舒展下身体,估摸下,时间差不多了,皇上今天没有招尚书台去,估计没什么大事。

    今儿轮值的是延平郡王,薛泌到时辰便离开了皇宫,马车晃晃悠悠的向静明公主别院来了。

    静明公主府并不在内城,别院更是在城外,出了新开门,香味渐渐浓,薛泌看着远处的花海,这片花海被一个神秘人买下了,谁也没见过主人。

    别院在伊水边上,靠着水边,庄园内同样栽种着各种草木,时值花期,百花盛开,绿叶与鲜花中,亭台楼宇间映。

    “大家都到齐了,就等你了,薛大人,入座吧。”

    静明公主看到薛泌,笑面如花,也没起身,很随意的招呼他入座。

    薛泌向四周抱拳,也借机看看参加聚会的都是些什么人,这一眼下来,看到几个熟人,有秋戈,有王奋陆峤,还有一个是太学的教习,应该叫另外还有几个不认识的士子,而且还有两个女人,其中一个认识,嘉泰公主;而另一个女人则不认识。

    “薛大人!”

    “薛世兄!”

    众人纷纷起立向薛泌抱拳问好,薛泌随意的点头,然后才在自己的位置坐下,这个位置很显眼,就在静明公主下首,也是唯一一张空着的案几。

    侍女很快送来酒菜,静明公主笑眯眯的说:“本来是请大家来参加茶会,可天色已晚,就改茶为酒。”

    “好,这样好,”秋戈鼓掌:“茶那有酒带劲,改得好!改得好!酒呢!上酒!公主,啥酒!”

    “当然是好酒,”静明公主抿嘴一笑:“今晚我准备了三种酒,扬州的女儿红,并州的杏花烧,最后一种是凉州的烧刀子!”

    众人大笑,前两种都是名酒,最后一种最近名声鹊起,可实际上在凉州压根就是低层百姓的酒,没成想居然被静明公主拿到这个场合来了。

    侍女们穿梭出来,每人面前摆了三坛酒,静明公主含笑提醒,酒喝完了,还可以再添。

    琴声响起,一队歌姬翩翩而入,笑靥如花,长袖飘飞,腰肢轻盈,恍若彩蝶。

    众人津津有味的看着,一曲舞毕,舞姬们飘然退下,静明公主拍拍手,琴声顿时消失。

    静明看着大家,露出笑容:“诸君都是我大晋才子和重臣,有匡扶社稷之责,诸君,朝廷现在推行新税制,这新税制对我大晋,到底是好还是坏?为何这么多人反对?”

    场中一时陷入沉默,随即,一个穿着绣花长服的士子起身,冲静明公主抱拳道:“公主殿下,这新税制对大晋来说,短期有效,可长期来看,是有害的。”

    “这是为何?”静明公主不解的反问:“新税制,增加了朝廷税收,应当是对朝廷有利的?为何宋公子会认为有害?”

    “天生万物,自有其序,上下尊卑,自有其规,新税制不分士庶,乱了尊卑,朝廷这是饮鸩止渴,长此下去,则天下危也!”

    宋公子说完傲然扫了边上的士子一眼,然后才坐下。

    没等静明公主开口,边上的一个穿着白色服装的士子起身道:“不然,道典有言,众生平等,士族占地广阔,却不纳税;平民田地少,却纳税多,此为不公,而平民田地少,所获甚少,交税之后,仅剩下糊口,一旦遇上灾祸,便只能卖地求生,若再有灾害,便只能成流民,此乃我大晋流民之源!”

    百度搜索【云来阁】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

    小提示:电脑访问进dushuzu.com 手机登陆m.dushuzu.com